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怼诗会伊沙《月亮诗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160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8-12-20 周四, 下午10:59    标题: 怼诗会伊沙《月亮诗人》 引用回复

《摇篮》

文/梅蒲柳

小摇篮是木头的
有四个脚,装上了滑轮
还不会走路的婴儿
站在里面
嘎嘎……和摇篮一起笑了

2018:12:20:22:42


标题党,打油诗。哈哈哈,把战场无限扩大。


他写老朽的,我写新生的
写垂死挣扎的,不如写写刚出世不久的婴儿
不沾半点俗世尘埃,天真无邪的笑
怀念我儿时的木摇篮!嘎嘎……
随岁月消失的老古董!


[诗例]
晚年
诗/伊沙

北方冬日
一位老人
在阳台上
躺椅中
晒着太阳
发出了
呻吟声



《起诉前夜》
——记伊沙起诉吕智烨是一个谜

文ll吕智烨(外号:吕布伟芝侯)

今夜,我的世界,静寂得
可怕 ,象是有大事件发生
漆黑一团的漫漫长夜
什么都没有发生,风从天台飞下拍打红木门
雨从屋檐溅落敲响贴花窗
我抱着被褥,蜷缩在榻上发抖
不敢开灯,不敢抬头,不敢睁眼
怕见到白发女妖
黎明了,我睁开眼
象往常一样生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比发生过更可怕
我迈出颤抖的步伐
看见一片阳光,铺满他乡

2018.12.21


布考斯基墓碑
文/庞华

从西毒何殇发出的
布考斯基墓碑照片来说
老布真是一个平民
他不只是美国诗人
更是地球诗人
他用其一生写作
让自己真正成为了一个平民
这点正在中国诗人
也是地球诗人伊沙身上
得到不断印证
也在镜照着我



《月亮诗人》

文/梅蒲柳

地球诗人,不如月亮诗人
月亮才是骨灰级的
镜子累叠的幻影,照谁谁现形

大月亮,小月亮
在此恭候多时,一场诗坛
官司,小李子“喳……"
帮皇帝披上蜘蛛网织就的新衣

2018.12.21

打油,也刹不住车了!
群里大,小月亮也带上了!


《中国第一女诗人》

文/佚名

大月亮妹妹侬不怕
伊莎哥哥来了
踩着长安如水的月光

跳鬼舞
和中国第一女诗人圆几十年
的相思梦

听修善寺蝉鸣,森之汤蝉鸣
听日本的蝉鸣
长安的蝉圆寂了,唔唔唔……
鸣不得啊,只有月光如水

满天飘雪时,恰逢君再来
一诺倾情,一诺人独立
落花如蝶飞……🌸

2018.12.24


【并置批评】
李锋(河南):
还没有评,我就知道有人又要撇嘴了,简单的汉字他们都认识,意思也不难明白,但是他们会认为这是一首杰作吗?我已经听到鄙夷的笑声。他们不会承认这样平白的语言也叫诗,更不会承认自身审美上的腐朽落伍,他们只会以小人之心往人际关系的恶俗肮脏上胡扯,自感圣洁地以为别人都是在无节操地吹拍伊沙。诗人阿煜说:“我朋友圈里的老太太看了也叫好。”我想,这就对了,还有比这更具说服力的吗?那些不长心的人也不必读诗了,读了好诗反而会狂吠。用伊沙评诗惯用的话说,此诗动静小。在我看来,此诗的确是仅仅写了极静的整体氛围下的一点轻微的响动。它的动静小,还有一个原因是,作者自身的退场,甚至能感受到作者的屏气敛声,他太知道此时作者若跳将出来抢镜是多么拙劣了。我回复阿煜说:“伊沙老师体贴入微”。我没有用观察入微,因为这不仅仅是眼见之事,这情景见到的人多了,心不在场必然视若无睹,也只有伊沙在呻吟声里听见惊雷,并用最郑重的形式托出这声惊雷,给有心的人听见它巨大的声响。呻吟,本是肉体的痛苦之声,这里却是受享的心音流露,却又一并带着人生的厚重,有着晚年的沉淀后的无尽回味。自阳光而身体而内心,又自内心而身体而回到阳光里,像静谧的午后池塘里由水底腾起的一个气泡。我读此诗,内心一颤,然后是绵长的感动和对诗人油然而起的敬意。
––引自《李锋诗评》

卡雅(深圳):
《晚年》的作者,是口语诗的领军人物,但并非他的光荣。读他的这首诗,我尽量想象诗句的诗意在何处。或许他旨意把想象的空间留给读者,但整体呈现时,显得苍白。有其形,而无其实。我无法把这些排列规整的句式,看成一首诗。过度阐释是一种篡改,有违作者本意。他用极简的笔墨,对所见不表态,可谓零度叙事。李锋借对话,对他的老师表达敬意。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只看到了一个场景,一位痛苦的老人,外加一颗太阳。仅此而已。口语诗,本身也是一种诗意表达的尝试,但写得成功者寥寥也。《晚年》也如此,伊沙的审美是零度的。零度是没有态度的,没有态度还写诗干什么?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那是新闻记者干得活儿。没有诗意的诗,还叫诗吗?我本来就不看好口语诗,诗坛上有人说是文字垃圾。伊沙名气很响,一流诗人?还是二流诗人乎?他擅长搞诗歌运动,诗人不是靠运动成就的,诗歌亦如此。他的聪明与热情,并没有提高诗的艺术水准与审美档次。那些不懂诗的“粉丝”,抬场子拜“师爷”。他树大旗做《诗典》,口语诗能成为“诗典”,那不是文学史上的闹剧吗?玩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玩文学。诗歌永远不会是大众的艺术,诗是文学山峰的灯盏。诗是让人崇拜的艺术,而非随意的口语之作。粮食不经酿造提纯,岂能升华为酒。口语诗作者,欠缺酒魂精神。语言艺术,有自己的锁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要想成为真诗人,功夫在诗外呦。

木公(北京):
诗是一种态度,不同的态度有不同的诗。
伊沙这首诗,把人生的晚年比作四季的冬天,而且是寒风淒凄、万物凋零的北方冬日,确实有些忧伤的味道。能够用最简单的语言,反映老人这种心态,这种境遇,能够引发共鸣,从这一角度,伊沙的观察是不错的。但从读者来看,特别是老年读者,这诗的负面作用是显然。
诗不仅要考究格律,还要考究她的社会价值。正如我们常常看到欧美大片,主人翁总是百战不亡,死而复生,尽管有的很扯。但这就是体现了一种社会价值观,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
冬去春来,人生轮回。对于老者来说,生生死死,这是规律,大可不必忧伤。对于诗人而言,用一种积极的心态去创作,即使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也能看到隐隐的希望,这也是一种可以选择的心态。
总之,社会是多元的,我们没有必要去评价诗人的取向,这里没有必要强调对错、好坏,只是有不同的选择。
正如老人,有的在阳光下呻吟,有的在烛光中燃烧。

【点射】
☞ 詩很短,画面感强烈,传递给人痛苦、垂死的气息!
☞ 题目嫌添足,这亇场景放在南方也一样适用、真实,《晚年》为何要点题""北方冬日"?诗句中没有丝毫涉及北方的表象意象。莫非有隐喻之用?
☞ 对新诗创作不懂、不了解,也不会鉴赏,此诗究竟有何奥秘或情趣?
☞ 没觉得有什么意思。
☞ 第二个新诗百年从反垃圾诗开始。
☞ 无聊无意义
☞ A word branch. Presents a flat picture with no connotation or extension. It’s a boring verse!
☞到伊沙这首诗为止,诗歌本身结束了它的一切艺术性,这是伊沙对新诗的最大贡献!


不管伊沙写什么,都会有人把他端得很正。日月神教教主,难不成练就了葵花宝典?

小战怡情,大战伤和气!
一起听歌吧,今天一位女诗友发给我的
https://so.m.sm.cn/s?q=%E6%9C%80%E8%BF%91%E7%9A%84%E9%81%A5%E8%BF%9C&uc_param_str=dnntnwvepffrgibijbprsvdsme&from=ucframe&uc_sm=1

女:如果我是天上的雪,
我就能落在你的岁月,
做你洁白的衣裳,捂着你的心房。
男:如果我是天边的云,
我就能吻上你的眼睛,
做你梦里的翅膀,在风中穿行。
合:我曾以为你是那么遥远,
  原来你就近在我的身边,
男:就算再过一千年
女:再过一万年,
合:你依然是我的达古冰山,我最美的眷恋。
女:如果我是山里的花,
  我就能开在你的路旁,
  等你涌流的泉水,抚摸我的心房。
男:如果我是林间的树,
  我就能住在你的天堂,
随你四季的光芒,在爱里生长。
合:我曾以为你是那么遥远,
  原来你就近在我的身边,
男:就算再过一千年
女:再过一万年,
合:你依然是我的达古冰山,我最美的眷恋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