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一边屠苏,一边沦陷》外一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梅蒲柳



加入时间: 2015/11/08
文章: 115
来自: 广西北海

文章时间: 2018-7-29 周日, 上午11:32    标题: 《一边屠苏,一边沦陷》外一 引用回复

《一边屠苏,一边沦陷》
荼蘼花开到惆怅的南朝
隔着短墙,白马寺和月光……
我于灯下取出陈年的旗袍

樟脑香住进我的血液,住进
大河源的荒凉
像游鱼遇到芦花,展开水滴的伤痕
透明,晃着季节的雁鸣

我躲在一朵红牡丹,藏下
你喜爱的玉簪,蜂腰和赤色的锋刃
在乌铜镜里侧身,挽鬓

你逆着这些旧光阴和暮色,以十指
量我的眉峦,沟壑
谨慎的填下落花,雪夜
和滴翠的吟诵

我修筑多年的城池,刚好
能填满你南下的桃源和千军万马
春风十里,梳一路红妆
老祖宗的鹦鹉杯,一边屠苏
一边沦陷……





2018.7.29


白马寺,即为洛阳白马寺
屠苏为药酒名,正月里老祖宗以鹦鹉杯喝屠苏避瘟疫,是一种风俗。




《墓志铭》
我在诗经的褶皱里醒来
“采薇采薇……",翩跹如三月的蝴蝶
七星紧盯我的每块骨头
有光若绣针刺向我的心胸,血迹尚未风干

女巫持剑,在我的脊梁画下符咒
我是青铜的孩子,背负你掌心的苦难
在秋冬,凝霜……
被月光如水的丝绸包裹着

以我原色的呼吸共深情
和飘渺的空气对话,隔着山水,远方
……空格键……
你能看到些冗长的旁白,如萤之光的灵体
众神的救赎
九十九重天种下锦绣江山,霞光万丈

一尾鱼在南海的浪涛
月亮,于故地的草尖溯洄
敲响盘古髓鞘的梵音,哭我体内的辽阔
和缄默……

一些景际籍此慢下来,一些水花在悄悄老去
我是十月的紫衣
盘孕在春天的桃花劫里,你来
或不来……
我都会在母亲的眸子里安生

一眼天堂,一眼地狱
我葬下自已,以右眼的一滴桃花血
书写此生的墓志铭


2018.7.30
23:46




附原诗:

《采薇》
朝代:先秦体裁:诗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
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
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忧心烈烈,载饥载渴。
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
曰归曰归,岁亦阳止。
王事靡盬,不遑启处。
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
维常之华。
彼路斯何?
君子之车。
戎车既驾,四牡业业。
岂敢定居?
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
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鱼服。
岂不日戒?
猃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赏析
豆苗采了又采,薇菜刚刚冒出地面。说回家了回家了,但已到了年末仍不能实现。没有妻室没有家,都是为了和猃狁打仗。没有时间安居休息,都是为了和猃狁打仗。豆苗采了又采,薇菜柔嫩的样子。说回家了回家了,心中是多么忧闷。忧心如焚,饥渴交加实在难忍。驻防的地点不能固定,无法使人带信回家。豆苗采了又采,薇菜的茎叶变老了。说回家了回家了,又到了十月小阳春。征役没有休止,哪能有片刻安身。心中是那么痛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驻站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