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有言无语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26, 27, 28, 29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4-09 周二, 上午5:38    标题: 猪都笑了 引用回复

猪都笑了

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
小的如一粒沙子,小小哦
居然有生物,有一群智能人
世代在演绎着生生死死
恩恩怨怨,以个人种族国家政党
种种的名义,有人吃香喝辣
有人穷困潦倒,你问我
“什么是眼中钉肉中刺“
哈哈,什么是“正义、公正”
连猪都笑了,可上帝就是不笑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4-09 周二, 上午5:39    标题: 有赠 引用回复

有赠

地球是一个混合体,生物寄养着生物
以物质生存,一半黑一半白
美和丑相辅相成
你我有时不得不相信上苍
早已安排妥当的一切,比如
山那样纵横水那么深沉河流那么长海那么辽阔
大地几多悲欢离合,唯有星星亮在天堂
填不满的欲望,一物降一物
世界得以暂短的平和
水与火血与泪而生生死死
从古到今,美女与英雄,石榴裙与王子
崇拜与屈服,征服与抗争,繁衍民族国家
正义与邪恶,善良与罪孽,最终归结为个体
人们总想所向披靡,其实
你我似蚂蚁在地球上挖挖扣扣修修䃼补自鸣得意
当春天如少女解开了胸襟
鸟的自由花香艳丽佳人如画
你我皆为地球的看官,过客
有时不得不赞憾那造物主,嗯
在光明中看到黑暗在黑暗中看到光明
生命可以延续,但肉体无法再生,人生只走一回
万物皆生长,你我注定要灭亡
新仇旧恨,爱或不爱从此一笔勾销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4-15 周一, 上午5:44    标题: 仅仅 引用回复

仅仅

我的一双眼睛
好比两台隐形摄像机
行走在大街小巷
我的镜头不知记录多少
无名的形形色色的美人
她们都深藏在我的脑海里
这是我仅有的一点幸福
可惜有时无法与你分享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4-21 周日, 上午3:09    标题: 有感 引用回复

有感

世界名胜古迹
恐怕你一辈子都游玩不过来
好比这书山文海
有多少名著你曾读过
现在的你有时比名人们还幸福
阿Q吗?不!
李白可能没去过西藏
鲁迅一生也只到过日本
雨巷的诗人留学于法国
他们都沒见黑洞的相片
也不知巴黎圣母院刚刚被火烧了
鲁迅先生享年55
戴望舒死于44
民国才女萧红活了30
只留半部红楼让后人评说....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4-28 周日, 上午12:01    标题: 古人 引用回复

古人

古人想改变命运者
首先要怀有鸿鹄之志
学刀枪弓箭骑马
琴棋书画
然后夜里挑灯看剑
早上闻鸡起舞
读破万卷书行万里路
面壁,头悬梁锥刺股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不知下多少功夫呵
水到渠成,金榜题名
终于成气候,开始
呼风唤雨,叱咤风云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施展宏图,为国为民为己
光荣耀祖
若一失足或机关算尽
呜呼哀哉,轻则摘帽子被贬
重则掉脑袋,甚至
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5-03 周五, 上午6:39    标题: 不欠 引用回复

不欠

人生的幸福在于不欠
不欠父母不欠兄弟姐妹
不欠父老乡亲不欠家园
不欠阳光不欠雨水不欠蓝天
不欠灯火不欠星光灿烂
不欠海洋不欠树木不欠沙漠
不欠子女不欠家庭不欠朋友
不欠山风不欠河流不欠雲朵
不欠自己不欠他人不欠社会
不欠思想不欠文化不欠原野
不欠飞禽走兽不欠风光花草
不欠土地不欠道路不欠空气
不欠热血不欠诚朴不欠年华
不欠过去不欠未来
不欠天堂不欠地狱
总之,不欠真世界
不欠鬼世界,不欠江湖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5-09 周四, 上午10:49    标题: 有赠 引用回复

有赠

经过岁月的洗礼
脑袋灵光了
目光短浅了
头发不黑了
舌头变短了
口水流长了
脚丫子不臭了
夜长梦多了
见怪不怪了
这还不够
经过岁月的洗礼
要命的是
听不进话了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5-14 周二, 上午2:12    标题: 蛋 引用回复



世上的蛋
有大有小
小的蛋如蜗牛
大的蛋如鸵鸟

会下蛋的
禽族鸟类
也有老蛇, 壁虎
龟和鳖
有可怕的鳄鱼
以及刺猬

会下蛋的
在地球上
还有绝迹的动物
如恐龙

恐龙下的
肯定不是软蛋
你现看到的
恐龙的蛋
不就是石头吗?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5-24 周五, 上午7:32    标题: 往事 引用回复

往事

我们需要多一些修辞
做一些点缀,按计划
天色很淡定,风躲开
雲可以随意变幻
把有限时光舒展
我不图你的影子
你不谋我的远方
憧憬如海市蜃楼
文字里的故事仿佛
熟习又陌生,山的隐若
树的接近,花草忽略不计
併肩或一前一后
穿街走巷,人往人来
方向不那么确切,随性
捉摸话匣子里言语
词又何尝达意
一种表层,如凝脂
隐约避免,此消彼长
捕捉一点点扩大注释
你不是我的小预谋家
我也不是你的小侦探
自然,任性,委婉和矜持
都市有我们的喧闹
公园有我们的宁静
每一次约见并无运筹
注定了你我错中错
于往昔,一段
遗落在竹林中层层竹叶
印映了那份原始画意
以及,原始的诗情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6-01 周六, 上午2:46    标题: 自题 引用回复

自题

人生有什么秘密
没有,除了生死
我小时候杀过鸡
鸡肠与鸡爪好吃
上中学时学过生理
大学学解剖,见过尸体
在狗身上做过手术
我救过死也护过伤
这只我的部份经历
活在世上,我好话说尽
现在就差坏事做绝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6-08 周六, 上午6:04    标题: 乌鸦见闻 引用回复

乌鸦见闻

没错,乌鸦吃死动物的肉,叫声难听
可我也见过它吃活蚯蚓,甚至
我看它捕抓过小蛇,一天
一只乌鸦在草坪上不断靠近
一家六口的鹅,大鹅也张大嘴示以防抗
小鹅孩们只顾低头吃草
乌鸦趁我和大鹅不注意突刁起
一只小鹅飞跑,小鹅子呀呀惨叫
我和大鹅好一阵子沒晃过神来
可见,鸟鸦比人们相象的要聪明
我又见它吃河蛤肉,抓住河蛤飞上天
尔后将河蛤重重跌落在地上石头上
刁,抓,飞跌,直至蛤壳裂开
还有,勇敢的乌鸦只身与老鹰争领空
鸟鸦知恩图报,有报道鸟鸦
拾些小礼品送给曾救过它的小女孩
好像比猫头鹰强,猫头鹰只送死老鼠
给它的主人,不管人家要还是不要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6-09 周日, 下午10:56    标题: 水与火 引用回复

水与火

年轻时有的是血和肉
渴望血与肉之外的碰撞
现在,肉体逐渐腐朽
有的是思想或已成精
开始怀念曾经拥有的躯身
噢,升华远在衰败之后
与石头和金属无关
精神是火,血肉是水
呜呼,水火不相容……

水与火

年轻时有的是血和肉
渴望血与肉之外的碰撞
现在,肉体逐渐腐朽
有的是思想或已成精
开始怀念曾经拥有的躯身
噢,升华远在衰败之后
与石头和金属无关
精神是火,血肉是水
呜呼,水火不相容……

天空

天这么空
仿佛需要
我的诗句
随意去书写
任意去填充

远方

你知道你的远方究竟在在哪里
是梦是音乐是无法释怀的情感
是距离是燃烧着火焰及寒冷的空气
未曾抵达过,可望不可及甚至你的仇人
当你登上人生道路的顶端时
远方,却变成你无法返回的青春和童年

夜幕


观其形
辨其色
夜幕
先黄后红
疯狂至黑

二句

为什么你经常看不到黑暗?
因为有人早已为你点燃着灯!

同与不同

同一场景可能布局不同
同一主题可能书写不同
同一人物可能着装不同
同一结局可能气氛不同
同一现象可能诠释不同
同一思想可能行动不同
同一主角可能仆人不同
同一问题可能方案不同
同一方向可能命运不同
同一目标可能结果不同
同一地点可能心情不同
同一气候可能季节不同
同一舞台可能灯光不同
同一故土可能孕育不同
同一情感可能表达不问
同一旋律可能唱声不同
同一矛盾可能化解不同
同一梦想可能实现不同
同一归宿可能时辰不同
同一热血可能流向不同
同一物质可能价值不同
同一天空可能命运不同
同一谎言可能说法不同
同一时代可能机遇不同
同一终点可能途径不同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6-21 周五, 上午2:18    标题: 照样 引用回复

照样

我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
现在似乎每天都感受到落日光景
有时候我对它近乎有一点不敬
它成了我手机随拍的玩物,没错
在阳台上对着西山渐渐的谢幕者
无论羞涩或依依惜别不舍,成了
我手机上一成不变,独一无二的主题
气象有时的确变化万千哪,试问
什么样的词汇没被形容过,众议纷纷
什么样的比喻又何曾得体,无论伟大
渺小生死烂活,感叹,唯美,微笑啼泪
落日如同日出仿佛与世间的兴哀苦难无关
无论我在手机上调色涂鸦如何赞咏感慨
若有阴云密布,电打雷劈,或细雨绵绵
想象它依旧在地球边上高高挂起
依旧轻轻放下,拉出夜的屏幕
书写光明与黑暗的篇章,千古永恒不变
这同出一辙的神话,怒目圆睁,独具慧眼
或者直说神秘专横跋扈,一意孤行
摩拜也罢赌咒也罢,人们爱恨交加
可它照样来去自由,我行我素
照样红光满面,如同真理,都能自圆其说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6-30 周日, 上午8:49    标题: 名著 引用回复

名著

我现在在设想当我很老很老的时候
双腿迈不开步伐,坐在轮椅上的时候
或者我躺在病床上,我才有可能去读一些
世界名著,其实有些年轻时已经读过
随着年龄增长,有此故事细节已经渐渐遗忘了
比如《堂吉诃德》,主人傻傻的骑着战马
跟风过意不过,比如《边城》,作者没事
在城外看杀犯人看人头落地
还有《茶花女》,就说现在再读
我还会为女主人的爱情悲剧泪流吗?
我很怀疑,物是人非,当我很老很老的时候
双腿迈不开步伐,或者我躺在病床上
我再去读一些世界名著,拿不动书时
我就听别人读,打开手机,塞上耳机
现在我为什么不读?因为我还没那么老
返回顶端
杨超翎
游客





文章时间: 2019-7-05 周五, 上午5:49    标题: 夕阳题 引用回复

夕阳题

古人说“夕阳无限好”
究竟好在哪里?
落日余晖景色美丽
漂亮的无法形容
好比人生辉煌
功成名就,飞黄腾达
鲜花掌声荣华富贵
应有尽有
古人接说“只是近黄昏”
黄昏怎么啦?
黑夜就要来临
哎呀,意味着
风光之后,事事无常
有些文人骚客南江才尽
有些达官贵人打进牢房
“近黄昏”怎么着?
你也可以无怨无悔
寿终正寝,也可以等待
咸鱼翻身,东方吐白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新诗发表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分页 上一页  1, 2, 3 ... 26, 27, 28, 29  下一页
27页,共29

 
论坛转跳:  
可以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可以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