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爱诗的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920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0-7-27 周一, 下午6:23    标题: 爱诗的槟郎 引用回复

爱诗的槟郎

作者:王美云

在选课前,我就想着这次我还要选槟郎老师的选修课,而且还要拉着室友和我一起选,幸好在激烈的抢课中我们都选上了槟郎老师的“比较诗歌”,其实我本身是不太喜欢诗歌的,而槟郎诗歌在我这是个例外,以往读诗歌对我来说都只是印在纸上的死板的文字,而槟郎的诗歌不一样,首先诗人本人就在眼前,其次,槟郎老师会在课堂上生动形象的给我们讲述他写诗的背景还有自己的感触,让整个诗歌都充满感情,能让听的人共情。

看了我上面的描述,你应该可以想象出槟郎老师是个充满活力被人喜欢的老师了,他是学校文学院一名文学老师,开的课除了“比较诗歌”外还有现当代文学和旅游文学,要说我为什么那么了解呢,因为这两门课我都上过,任课老师就是槟郎,我和槟郎结了三次师生情缘,一次是天注定,两次是人为,要不为什么有句话说“世界上所有的邂逅都是有备而来呢。”

这学期因为疫情原因,所有的课都是在网上上课,槟郎与我们隔着屏幕,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有一些新选课的同学是没法近距离感受槟郎的慈祥与活力的,每次都是群接龙上课点名答到,然后就正式上课了,不像在教室里面,槟郎的课有个规定,有事课前请假,如果点到名后才说同学请假的就算旷课了,当然过了一会儿又怜惜的说:“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课前请假啊。”上课中途时不时的提个简单的小问题抓走神的学生,有的时候可能槟郎老师“运气太好”,抓一个站一个,站个五六个人还是没有正确答案,槟郎口头禅就要冒出来了“再叫最后一个,再答不上来我也就死心了”,有的时候我会和同学小声讨论“老师最多再叫一个就死心了”。还有课前也听不到槟郎老师播放的一些富有年代感的老歌了,只能说这种线下课才有的小互动是线上课所不能有的,很为一些同学感到可惜。

说起槟郎吧,他没有帅气迷人的外表,他身材微胖,喜欢穿深色的衣服,经常带着一副老夫子似的眼镜,但我看过很多次他一手拿着花名册,一手提着眼镜,靠眼睛贴着册子认字,他眼睛圆圆的,黑黝黝的,在与我们分享他诗作时,可以感受到他眼睛里发射出的光芒。他吸引人的是他有趣的灵魂,因为他个子小小的,脑袋圆圆的,整个人看上去简单朴素,给人一种亲切之感,而又时常像个老小孩一样说话,他的口头禅就是“再叫最后一个,再答不上来我也就死心了”,让他的课堂充满乐趣,不仅拉近了师生的距离,也拉近了诗人与读者的距离。

前几天槟郎老师在课堂分享《以混血为美》这首诗歌,“红种人,蓝种人,都是同一人类,没有生殖隔离。虽有各样的区别,可以混血成新人种……而今我到岛上旅游,欣赏特别风情。混血儿特别高贵,严禁蓝色歧视,红蓝色都是正统。”说到诗歌内容,第一段槟郎老师就指出红种人、蓝种人是平等的,不应该有隔离,然后讲到红蓝种人在历史上的地位权利变化,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普世有了一个常识即各族平等共处的观点,不同种族可以同居通婚,以混血为美,槟郎说希望在广东等地的黑人都能够被平等对待,槟郎是提倡种族平等的,无论是白种人黄种人或是黑种人,都应该被平等对待,但槟郎又忧心种族的纯正,还是希望汉族能保持纯正的血统,可以看出槟郎内心的矛盾,诗人的槟郎当然希望种族平等,而汉人的槟郎却渴望着汉人血统的纯正。

诗歌中槟郎用的是红种人、蓝种人,但联想到在美国等地的黑人运动,我想的是这就是指的当今社会的白种人、黑种人吧,当然槟郎自己也说了,之所以写诗用词委婉,是因为担心诗歌发出去被当做种族歧视或者敏感词给限制,他还提到了布罗茨基入狱的经历,谁能想到这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诗人曾经因为诗歌而入狱五年呢?其实在槟郎说起这个原因的时候,我是心酸的,不仅替槟郎甚至是当代其他诗人们感到憋屈,从槟郎身上我可以看到他作为诗人所拥有的自由的灵魂,但灵魂自由的诗人在行动上却被限制,这是当今社会的悲哀对此我感到心痛。

槟郎老师曾说:人之道是哲学,天之道是宗教,以人道而立身,方能达到天道之高,于是诗歌就产生了。槟郎老师不仅是这样说,他更是这样做了。大学校园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束缚不了他的思想,他属于这浩瀚的天地,纵情山水,放浪形骸才是他的理想。每天早上五点多,槟郎老师的朋友圈便已经开始“工作”了,每天一首新诗,日日如此,从未间断。每天创新一首诗,这不仅需要坚强的意志,更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和人生阅历。我想,槟郎老师能在人道与天道随心所欲的转换中,抛却人事的拘泥烦恼,以一颗不羁的心创作出一首首新诗,离不开他日复一日的坚持。每次上课槟郎都会以自己的诗来抛砖引玉,但在我看来,槟郎老师的诗就是玉。

翻阅槟郎老师以往的诗,其中一首给我深深的触动,那便是《诗人槟郎之墓》“落了一千年的的黄叶,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看到一座墓上荆棘丛生,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诗人槟郎之墓。……黄叶被那少女发现拣去,一年后被她夹在一本新书里……”槟郎老师的这首诗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这首诗里,他直面自己的死亡,将自己的骨灰撒入江面,滋润着花草。而他的理想与追求,将全部凝聚于一枚小小的枯叶之中,千百年来,独自飘零落寞。坟墓不过是肉身的葬所,精神不灭,便有少女将这枚黄叶捡去,一代代传扬下去。诗人大抵都是如此吧,将生死置之度外。史书上说,刘伶常常坐着鹿车,带一壶酒,使人扛着锹跟着,说:"死了就把我埋了。"这便是诗人的傲骨了吧,生死置之度外,一生都献予理想与热爱。我想,槟郎老师也是如此吧,死亦何惧?诗歌仍在,灵魂便永不消逝。或许百年之后,便有一位无名的少女捡去了那枚“黄叶”,夹在新书里,好好收藏,槟郎老师老师这时候也该万分欣慰,千百年来对于诗歌的热爱与追求得以维系,诗人的精神得到发扬,一代代影响着后世。我很幸运成为槟郎的学生,很幸运能够直面了解槟郎,很幸运的能够亲耳听槟郎讲述他的故事他的思想,而不是仅仅凭死板的文字去猜测诗人的思想。

这就是槟郎,槟郎作为一个诗人,他将他的灵魂融入了他的诗歌,他的诗歌就是在讲述他的思想,槟郎作为一个高产诗人,他的诗可以给我灵魂的触动,让我对世界对生命产生思考。而槟郎作为一个站在三尺讲台的老师,他又向我们传授他的知识,他的阅历,将诗歌背后的故事讲述给我们听。槟郎热爱诗歌,便坚持每天不间断写诗,槟郎热爱自然,便走遍大江南北,槟郎用自身行动告诉我,真诚热爱一件事就努力并坚持做下去。对我来说,这就是槟郎,一位有才华的诗人,一位有知识的老师,更是一位教我道理的人生导师。

2020-6-30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