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8期:郭敏《额尔古纳河右岸,会呼吸的山峦》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诗人与诗



加入时间: 2012/02/15
文章: 1797

文章时间: 2020-6-21 周日, 上午8:08    标题: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8期:郭敏《额尔古纳河右岸,会呼吸的山峦》 引用回复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8期:郭敏《额尔古纳河右岸,会呼吸的山峦》


额尔古纳河右岸,会呼吸的山峦

〇郭敏

  这些文字里有珍贵的东西。读完了,依然会有什么留下来鼓动你的心房。那片古老但生生不息的土地,是现代人早已丢失的“故乡”最诗意的栖息。
  迟子建以小说的形式,完整地呈现了一个正在快速被同化的民族,曾经的生机勃勃。它的开头是这样的:“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从始至终,主角的姓名都是未知的。即便小说用了那么多的笔墨去写过他们,但勾勒的依然是相似的故事。关于这个最后一任酋长的妻子,她有什么好介绍的呢?在鄂温克人的眼中,生命的开端与结束,宛如长生天中的白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三百多年前,鄂温克人的祖先原本生活在勒拿河左岸,那是一条蓝色的河流,据说它宽阔的连啄木鸟都无法飞越。它的上游是美丽的贝加尔湖,湖中生长着碧绿的水草,阳光闪亮,粉白的荷花漂浮水面。古老的族人们,带着他们心爱的驯鹿在这里逐草而居,后来为了躲避俄国人的入侵,他们不得不跨越额尔古纳河,迁移到了右岸。
  鄂温克人温顺的贴近自然,在这里繁衍生息。作家写道:“他们住在夜晚能看到星星的撮罗子里,夏天乘桦皮船在河上捕鱼,冬天穿着皮大哈和狍皮靴子在山中打猎。”他们崇敬火神,在营地搬迁的时候,总是由一头白色的驯鹿充当“玛鲁王”,后面的驯鹿驮着火种,带领鄂温克人穿越茂密的山林,抵达苔藓更为充沛的目的地。
  那时,他们是命运的主人。山峦静谧,流云聚散,上苍俯瞰着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繁盛如花。那些飘荡在山谷中的歌声,是驯鹿归家时最好的唱诗班。他们相信盐是最醇厚的调味料,踏雪而来的商旅是胸怀磊落的良人,而只有萨满神可以迎来新生、逼退死亡。
  他们的生命里有着猎猎的风声,粗隆的血管里奔腾着滚烫的血液。但是,当他们眼望天空与大地,依旧保持着虔诚的姿态。这样的人,更趋于是一尊神。倘若有人要我转述这些故事,我会屏住呼吸讷讷无言。记忆短暂的失语了,它丢失了语言系统。历史的耀眼处,不是所谓的庞大与曲折离奇,而是那些隐藏在细微褶皱里的珍珠。
  是的,当我读到这些片段,忧伤难当几欲落泪。妮浩萨满为了挽救一个其他部落孩子的性命,披上神衣、戴上法器,跳了一整夜的舞, 而她的果格力啊,作为交换的代价,躺在白布口袋里永远的睡在了向阳的山坡上。妮浩在那里为果格力唱了一首最后的歌谣——
  孩子啊,孩子,你千万不要到地层中去呀,那里没有阳光,是那么的寒冷。孩子呀,孩子,你要去就到天上去呀,那里有光明……
  当然还有宛如朝露的爱情。“我”的母亲达玛拉,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我”的父亲林克和尼都萨满,年轻的兄弟二人,同时爱上了俏丽的少女,可是爱情的弓箭在最关键的时刻射骗了位置。从此,尼都萨满为达玛拉守候了一生,在林克死去之后,尼都萨满曾经赢得了达玛拉的心,但这一切都在氏族的反对下黯淡了,达玛拉的头顶卧满了白雪……
  他们是被神灵宠爱的孩子,那些被我们丢掉的爱与知觉,在他们身上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这里一定是最后的童话王国。不然,他们怎会走在歌里、走在诗里、走在绿里?
  可是,随着时代号角的吹响,林业工人开始进驻森林了。他们开动卡车挥动刀具,不断地砍伐树木,伐木声取代了鸟鸣,炊烟取代了云朵,植被大面积的破坏了,驯鹿慢慢找不到可吃的苔藓,小鸟寻不下一棵可以休憩的树。
  鄂温克人被迫不停地寻找新地栖息地,不得不下山定居了。驯鹿被圈养起来,它们再也不能在低头饮水时看到水里的游鱼了。只有苍老的“我”,还在固守着所剩无几的领地,等待命运最后的结局。那些在河岸旁逐渐风干的岩画,还有继续的意义吗?
  我仿佛看见那个曾经想努力融入现代生活的画家柳芭,在傍晚的贝尔茨河边,轻轻地濯洗画笔,河水汤汤,融化的油彩斑驳了水面,她却再也没有回到到岸边……
  在这部书的跋中,迟子建写道:“我们总是在撕裂一个鲜活生命的同时,又扮出慈善家的样子,哀其不幸!我们剖开了他们的心,却还要说这心不够温暖,满是糟粕。这股弥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难道不是人世间最深重的凄风苦雨吗!”
  鄂温克人的历史正在被遗忘。他们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栖身于会呼吸的山峦之中,而他们的将来又在哪里?
  迟子建选择了用手中的笔,来凝固历史、呼唤记忆。她的描述是轻柔的、舒缓的,如同一首长诗,充满情感的力量。创作这部长篇,经历了漫长的取材过程,她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来阅读鄂温克民族的历史以及风俗资料,写下了几万字的笔记。最后她在故乡漠河的家中,一气呵成完成了这部作品。
  这些活生生的人,终于被她虔诚的笔,一个一个找了回来,他们重新栉风沐雨,再次的生、再次的死。她说:“人类既然已经为这世界留下了那么多不朽的艺术,那么也一定能从自然中把身上沾染的世俗的贪婪之气、虚荣之气和浮躁之气,一点一点洗刷干净。”
  在一灯如豆的晚间,我读到了作家最美好、最洁净的书写。于我而言,这是多么幸运的事。


【作家简介】郭敏,女,1979年生于陕西汉中。现为国网汉中供电公司运维检修部员工。作品散见陕西电力报、庐陵日报等期刊杂志。

〓信息动态〓

第二届中国昆仑诗人奖征稿启事

  中国昆仑诗人奖,由中国诗歌会主办,系中国昆仑诗会活动项目之一。首届已成功举办,并于2018年7月11日至15日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昆仑诗会暨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大美青海诗意之旅系列活动,在青海西宁举办了颁奖礼,召开了研讨会,并组织与会诗友和家属、亲友到塔尔寺、宗喀拉则、青海湖、茶卡草原、茶卡盐湖、祁连大草原、卓尔山、门源百里油菜花海等处进行了采风。
  第二届中国昆仑诗人奖现在启动征稿,欢迎广大诗友踊跃参与!
  奖项奖励:设金奖、银奖、铜奖,获奖作品编入杂志《新诗歌》进行推介,赠阅样刊,颁发获奖证书、高档塑胶奖杯。
  评选机制:初评→复评(网上公布复评通过名单,复评通过者有获得铜奖资格)→终评(由主办终评出金、银奖并颁奖)。
  投稿要求:每人限投3首,限30行以内,不分行者每篇限150字以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
  现场活动:本次不组织现场活动。
  投稿方向:bailangshuyuan@163.com。
  截稿时间:2020年6月21日。


中国诗歌会
2020年5月9日

〓〓〓

  《鸿雁》文学杂志 ,系中国诗歌会内蒙古分会刊物!
  鸿雁,学名Anser cygnoides,鸟纲、鸭科、雁属的大型水禽,分布于中国、西伯利亚南部、中亚,从鄂毕河、托博尔河往东,一直到鄂霍次克海岸、堪察加半岛和库页岛,越冬在中国南方、朝鲜半岛和日本。
  鸿雁,在中国文学中常常寓意游子乡情、男女思恋、书信传递等。
  《鸿雁》,是一首渊远流传的内蒙古乌拉特民歌。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被誉为《鸿雁》的故乡。
  位于莫尼山(今称乌拉山)上的梅力更召(始建于1677年,即清康熙十六年)第三世葛根(活佛)罗布生丹毕佳拉森(俗名莫日根巴特尔,1717年生于今乌拉特中旗呼勒斯太苏木,5岁时由五世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共同选中为梅力更召转世灵童,被请到梅力更召坐床继位,1766年圆寂),思念远嫁到鄂尔多斯的妹妹,在西公旗王爷宴会上即兴创作新歌一首,名为《鸿嘎鲁》,成为《鸿雁》之前身。
  后来,祁达椤太(1936年亦生于呼勒斯太苏木,7岁时到五原新梅令庙也做了活佛,10岁时还俗,到归绥读书,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财政部门及自治区歌舞团〔内蒙古直属乌兰牧骑前身〕工作,1983年去世)对传唱已久的词进行了改编,曲调基本保留了原貌,使这首传统的乌拉特敬酒歌曲最终定型并进一步发扬光大,成为内蒙古地区普遍传唱的宴席歌曲。
  《鸿雁》文学杂志 ,不定期推出微刊、电子刊和纸质刊物,重点呈现七彩内蒙诗之缘草原恋。
  总编:张光国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
  http://www.cpa1932.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