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7期:付雪晗《行走在人群之中》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诗人与诗



加入时间: 2012/02/15
文章: 1797

文章时间: 2020-6-21 周日, 上午8:08    标题: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7期:付雪晗《行走在人群之中》 引用回复

《鸿雁》文学杂志总第17期:付雪晗《行走在人群之中》


行走在人群之中

〇付雪晗

  行走在人群之中,却完全没有身为人类的感觉。
  暴雨倾盆而下,却完全感觉不到雨点打在身上的寒意。
  漫无目的。一片灰暗。没有方向。不想找方向。朝着彼方的灰白,从此方的混沌出发,在雨点溅起的水花中挪动脚步前进。
  今天……也和以往如出一辙。
  横目看向街上的众人,他们一个个在雨雾中化作妖怪一般的暗影,朝圣似的地朝与我相反的方向像漂移,四肢无力地摆动,似乎根本不受意识的操控。木然地前行,狂热一般地坚持着他们的方向,这些影子构成了暗影的洪流,不知为何却和灰绿色的雨雾十分相称。
  逆着暗流继续,向着彼方微微发亮的灰白色天空,身体不受控制地加速,脚步慢慢地变得有力。……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身后的暗影让我感到不安,厌恶,害怕……明明选择的是相反的方向,我却有种稍微慢下脚步就会被追上同化的恐慌感。
  总而言之……往前就可以了,对吧。
  ……然而,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我也不知道。自有意识以来,我就在这个世界里无意识地行走了。而到底走了多久,又走了多远,甚至到底有没有前进,我不知道。雨一直在下。是在我来的时候开始的,还是自这个世界诞生之初就已经在下了,我不知道。那些黑影究竟是什么,虽然我一直相信那是雨雾中的人,但那漂移前行的样子,那虚幻诡异的姿态却又常常让我怀疑他们的本面目。这就是一个谜一样的世界,一切都是谜。什么也搞不清楚。只是在前进而已。
  雨雾背后的彼方的天空在无边的灰暗之中撕裂出了一道灰白,那灰白是如此的宝贵,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迷人,我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那里,身体像是受到了它的召唤似的再一次加快脚步。彼方的灰白--那后面一定有一切的答案,所以我一定要……这一刻,我意识到了我前进的理由。那么,那些黑影是不是也朝着什么藏着他们的答案的东西前进呢……也许真的是这样,但我不敢回头。直觉告诉我,在我身后很远很远的地方存在着某种让人汗毛倒立的东西……光是想想心里就涌起阵阵寒意。我打了个寒颤,把这种不安的感觉从脑子里赶了出去。
  说起来这已经是第几天了,我完全没有概念。这个世界里似乎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只是一直在下着模糊着我的视线的雨,但我的直觉却隐隐约约地告诉我,我来这个世界已经一千三百二十天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它,行走了这么久完全不休息是不可能的,况且我根本没有补充任何养分和水分,在这种ATP极为有限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
  远方的灰白似乎更近了。我的心底涌起一阵欣喜,一路小跑起来。看来我真的一直在前进。喘息在空气中凝成水雾,这说明温度不高,但我却完全没有感受到寒冷……
  这个世界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扭曲的。
  不知过了多少分钟,多少小时,多少天,或者多少年多少世纪,天边的灰白又近了。我放开脚步,跑了起来。一定要……到达那里。
  黑影化作一片片模糊而虚幻的鬼影,急速后退,在我的身后消失,随后新的黑影又从不知何处的虚空中冒出来,跟着前面的黑影的脚步。这样的画面重复着,好像动画书翻了一遍又一遍不嫌烦。
  彼方的灰白近在眼前了。我紧张地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更明亮、更宽广的……世界,在身后雨雾的世界里仿如异世,但却不知为何给我一种难以言表的安全感--在这里绝对不会被黑影盯上,同化,变成朝着身后恐怖的东西前进的鬼影……
  这么想着,我停下脚步,伫立在这如圣光一般的灰白面前,犹豫许久,终于缓缓提起脚来,向灰白走去。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灰白的本质是什么,我说不清楚,但感觉是一种既不是气体又不是液体也不是光的东西,或者干脆是这三种东西的混合体也说不定。皮肤触及到它没有丝毫的感觉,但内心却随着越来越深入灰白的世界而变得越来越平静……越来越确信,答案就在这灰白的背后。
  然后,这么想着,我踱步穿过了这片我不知追求了多久的灰白。
  ……然而,等待我的却是让我大失所望的东西。
  灰绿色的雨雾。前进的鬼影。鬼影朝我来了。但它们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就好像在灰白背后的世界里一样,无意识地朝着某种东西,朝圣一般地前行。
  我终于鼓起勇气回过头……然而灰白已经不见了。这一刻,我看见了鬼影们一直在追求的东西。
  天的另一边被染成了看上去似乎会发出恶臭的黑色,某种东西在冷冰冰地散发出死亡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化作肉眼可视的黑色的烟雾,在天空中蔓延开来。
  那个东西在呼吸,那个东西有心跳,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它睁开了眼睛。那是我无法形容的眼睛,光是看着它就已经让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尖叫,心脏死命地往腿部输送血液,我的手也因此变得冰凉,开始冒出冷汗。某种内心深处的怪物要苏醒了,受到了同类的召唤,要苏醒了。
  我拼命地将目光移开天边的怪物,在脑子里内心里都强制填充灰白的形象……回过身来,我又看见了天边的灰白,然而它离我是那么的遥远,仿佛……对,就好像我没有前进过一样。
  恍然之间,我明白了。这个世界是没有出口的。答案也是不存在的。一切都只是引人失去某种信念的陷阱。寒意在这一刻袭来。
  于是,我终于停下脚步,跪在倾盆的暴雨里,任凭雨水的冰冷渗透我的骨髓。然后,我拿出一直挂在腰间的匕首,将它刺进了我的胸膛。
  ……
  血液喷溅出来,心脏在撕裂,在崩坏,意识在模糊,呼吸变得急促,头上冒出冷汗……我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
  我倒在带着血液的咸腥味的积水里,弥留之际模糊地看着自己的血被雨水冲散,反而有了一种安全而踏实的感觉。
  我不会变成鬼影。
  只有这样才不会变成鬼影。
  因为……我到最后一刻还坚信着……
  我是人类。

  ……
  猛地惊醒。
  四下里一片漆黑。
  刚刚那个是梦吗。
  ……然而我的胸口却残留着黑红色的伤痕。我已经死了。现在似乎正以灵体的形式存在着。
  肉身已经死了,灵魂还活着。
  嘴角牵扯出一个我几乎感觉不到的浅笑,但我觉得那应该是苦笑。这就是我的选择么。
  黑暗之中,什么东西发出了莹莹微光。银色的光,透露出温暖,尽管我的手早已没有温度,却能真切地感受到来自银光的暖意。
  银光聚成一个人形,人形微微挪动脚步,向我走来。
  没有恐慌,没有害怕,没有犹豫,我伫立着,内心期待着与银光接触的瞬间。因为我认出来了,那个轮廓是那么熟悉。那是我的身影。
  然而,我的身影径直穿过了我,闪烁几下后缓缓地消失了,无边的黑暗中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愣在原地。我不是自一开始就一个人么,为什么还在期待呢。银光不过是已经消散的我的肉体的投射罢了,我为什么还在怀念拥有肉身的时候的事情呢。那个世界里只有无穷无尽的雨雾、寒冷和鬼影,在放弃身为人类的信念的一瞬间就会被内心的怪物吞噬殆尽,我为什么要留恋呢。
  所以我杀死了它。我杀死了内心的怪物。我的肉身死了,灵魂孤零零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没有光亮,没有灰白,没有雨雾,没有鬼影,没有声音,没有寒冷,没有温暖,没有怪物,没有人类,什么也没有。当然也不会有出口。
  这样反而更好吧。这样就已经足够仁慈了。追求不到的光明只会徒增烦恼,而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哪怕是一点点的光明都足以让我失明。
  于是,我盘腿坐下,在虚空的黑暗中,投影出内心的景色,我的眼前是一片绚烂的星河,然而这只不过是幻象,黑暗是不会被打破,也不会消散的。
  那么……内心的景色装扮这片黑暗就好了吧。东边是星空,南边是丛林,西边是沙漠,北边是冰原,脚下是平川。
  我创造了原本不存在的幻象的世界,在这黑暗的虚空里。我的灵魂活在这不存在的世界里,一个人存在,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死去,然后这个世界也会随之消散,世界背后的黑暗则会永世长存。黑暗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这么想着,我的幻象世界背后的黑暗似乎搅动了一下。黑暗是活着的,不是么,因为它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当我死去,我就将成为它的食粮,然后它则会静静等待新的死灵的到来。
  这就是规则。任何人都无法违背。
  被这样的黑暗吞噬反而让我感受到内心深处升起的一点点暖意。
  我没有被怪物吞噬,而是回归于世界尽头的,万物之源的黑暗了。
  于是我在草地上坐下,又慢慢躺下,仰望着无际的星空,想象着自己化作星辰的一部分,然后闭上了眼睛。


【作家简介】付雪晗,1997年生于湖北荆门。曾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作品若干。获“第五届金凤凰诗歌奖”铜奖、“2017年度作家与诗人奖”银奖、第二届中国昆仑诗文奖金奖等奖项。

〓信息动态〓

第二届中国昆仑诗人奖征稿启事

  中国昆仑诗人奖,由中国诗歌会主办,系中国昆仑诗会活动项目之一。首届已成功举办,并于2018年7月11日至15日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昆仑诗会暨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大美青海诗意之旅系列活动,在青海西宁举办了颁奖礼,召开了研讨会,并组织与会诗友和家属、亲友到塔尔寺、宗喀拉则、青海湖、茶卡草原、茶卡盐湖、祁连大草原、卓尔山、门源百里油菜花海等处进行了采风。
  第二届中国昆仑诗人奖现在启动征稿,欢迎广大诗友踊跃参与!
  奖项奖励:设金奖、银奖、铜奖,获奖作品编入杂志《新诗歌》进行推介,赠阅样刊,颁发获奖证书、高档塑胶奖杯。
  评选机制:初评→复评(网上公布复评通过名单,复评通过者有获得铜奖资格)→终评(由主办终评出金、银奖并颁奖)。
  投稿要求:每人限投3首,限30行以内,不分行者每篇限150字以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
  现场活动:本次不组织现场活动。
  投稿方向:bailangshuyuan@163.com。
  截稿时间:2020年6月21日。


中国诗歌会
2020年5月9日

〓〓〓

  《鸿雁》文学杂志 ,系中国诗歌会内蒙古分会刊物!
  鸿雁,学名Anser cygnoides,鸟纲、鸭科、雁属的大型水禽,分布于中国、西伯利亚南部、中亚,从鄂毕河、托博尔河往东,一直到鄂霍次克海岸、堪察加半岛和库页岛,越冬在中国南方、朝鲜半岛和日本。
  鸿雁,在中国文学中常常寓意游子乡情、男女思恋、书信传递等。
  《鸿雁》,是一首渊远流传的内蒙古乌拉特民歌。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被誉为《鸿雁》的故乡。
  位于莫尼山(今称乌拉山)上的梅力更召(始建于1677年,即清康熙十六年)第三世葛根(活佛)罗布生丹毕佳拉森(俗名莫日根巴特尔,1717年生于今乌拉特中旗呼勒斯太苏木,5岁时由五世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共同选中为梅力更召转世灵童,被请到梅力更召坐床继位,1766年圆寂),思念远嫁到鄂尔多斯的妹妹,在西公旗王爷宴会上即兴创作新歌一首,名为《鸿嘎鲁》,成为《鸿雁》之前身。
  后来,祁达椤太(1936年亦生于呼勒斯太苏木,7岁时到五原新梅令庙也做了活佛,10岁时还俗,到归绥读书,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财政部门及自治区歌舞团〔内蒙古直属乌兰牧骑前身〕工作,1983年去世)对传唱已久的词进行了改编,曲调基本保留了原貌,使这首传统的乌拉特敬酒歌曲最终定型并进一步发扬光大,成为内蒙古地区普遍传唱的宴席歌曲。
  《鸿雁》文学杂志 ,不定期推出微刊、电子刊和纸质刊物,重点呈现七彩内蒙诗之缘草原恋。
  总编:张光国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
  http://www.cpa1932.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