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20年1月诗抄(之一)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9

文章时间: 2020-2-20 周四, 上午11:22    标题: 2020年1月诗抄(之一) 引用回复

2020年1月诗抄(之一)

神话

这是一个需要神话并将诞生神话
的时代。多喝茶,保护好
嗓子。不为唱歌,筛滤尚未启用
的歌词。隔离与封杀疲劳使用的口令
与吐液。只为等待
或孕育:一个正在诞生的词语
必将拯救这个属于未来的世界

2020年2月2日



雇主与哑巴

老实是一种额外辛劳
哑巴挑水
不许歇肩,不许转身,不许留步

清水缸荡漾一面碧溜溜镜子
田螺姑娘,梳头女,脸皱如菊的母亲
来此,顾盼

涟漪中粗重的喘气一圈圈
有牛一般的雷吼
有镜子碎裂清脆如银的尖叫

哑巴将身后一桶水倒在青石板上
并老实主张
“没歇肩,没转身,没停步。”

一担水只取身前一桶
雇主的隔离举措与清洁底线是
“不许放屁!”

2020年2月4日



文字工作的样子

一个文字工作者该有
文字工作的样子;那就是——听
键盘敲击
哼小曲、喝小酒、无需为万物命名,但万物
必须指出:开天辟地后
阳光下有致命的疫情却没有
疗救性命的新生药物

怎么办?得老老实实
工作在文字中,将关于疫灾的错失
一笔一划——剔除

2020年2月4日



围城别传

现在拿烈酒浸泡红樱桃
享受江南人福利
攀登阳光刺目的乞力马扎罗山峰
冰雪与热气流对峙
特立独行的豹子雷吼一圈圈铜钱

金条;私人收藏
毛孔喷火的野兽、超人版普渡众生的思想,但不排斥
踮脚星空的油画梵高

苏格拉底剽悍的老婆有一双惯于烹饪生猛海鲜的纤纤素手
敢于一嗓子抹杀雄狮、豺狼,但杀不破
围城,谣言,诽谤

她不爱哲学,不懂哲学家必死
眼泪的浓度更甚于从不轻易开坛的女儿红

2020年2月5日



拐杖

从花园交叉的小路到苍碧
凹穹,鸟雀口衔交响曲的碎玻璃
在临风的悬崖,垒砌
粗糙与精致的窝巢

群山万壑的高楼起伏又算得了什么
在口罩封闭的不锈钢窗内
那食物链顶端的傲慢之生灵
正在空气的潭底练习憋气与冬眠

生存或死亡
一个古老的命题笼括森严的未知
再一次锁定
物联网畅达的盲点并折断思想者无畏言辞的拐杖

2020年2月7日



萤火虫

有一个时候,星星下的萤火虫
淤泥里划一道伤口,才是快乐生活
美即是遭遇追捕,逃跑的幸福
对于命运来说,麻溜的,避开黑夜的镇压
绷直面皮,巡视警察吹口哨的队列

嗖的一声;各就其位
各得其所。凉风与草湄
俯伏在毛茸茸的柳叶背后
作为乐天的黑客,为无遮拦的星空
留一个
——堪比天才软件商设计
隐秘而伟大的后门

但萤火虫不作维基解密
只服务它浪荡的心情
抠抠索索,短暂绚烂仲夏之夜
直至腐朽

2020年2月8日



无名的陪读
——赋得艰难的时刻

艰难的时刻
有人在火星上找到
呼吸机并修正我们的肺
吐纳火元素充沛
不一样但仍能养命的空气

艰难的岁月
透过纱窗的灰尘,细菌,病毒
隔离了阳光,月色
但我的鼻子依然热爱花香鸟语
文字的听诊器
依然贴近那悲摧的心跳

是的
在无名的闭关之地
诗歌依然是我唯一的陪读
在无名的烟火冒突的手指尖
我并不指望她磨砂的嗓音
在亿万光年之外
被发现与命名,一颗
有待考究

那恒定的烈火与岩浆是否
是否蒙蔽在火山灰下
活跃过健忘生命的发光体

2020年2月9日



阳光正在帮助我们

楼下的空地,赏花的人,打球的人
不戴口罩逛荡的人
被探照灯与望远镜举报
小区在封闭中要求,每个人
隔离,戒备

一个人把自己锁在屋内,就是
对一个家庭的忠诚,就是
对一个小区,城市,民族,国与世界
忠诚
忠诚于由宇宙轨道牵引的蔚蓝色星球

阳光正在帮助我们
帮助万类,朴实且谦逊的生灵
来到二月
楼群围住空地,围住一小片蓝天
围住呼啸的亟待冲破病疫肆虐的灵魂

2020年2月10日



去年的今夜

去年的今夜我在忙着
为凌晨的到来烦恼
电热毯开得烫人,梦很好
我会等来二月里有迟到的薄雪
只为绮丽的梅花,她的脸蛋
是零下
让大地结冰的低温,温差愈大,在黑夜与白雪的衬托下
愈发娇美

那一水不可碰触的冰冻腮红,是我不眠的理由

而今夜,今年
我的烦恼是急迫,急迫祈盼凌晨的到来
绮梦不再。楼下的梅花知道地球人都闭锁在
一个又一个,蒙受警戒的隔断里
她申明不带病毒,但此夜戴口罩喷消毒液
还不如挨到警报撤除。我安慰她,我愿守着曙光初照

可以随手拍,刷爆朋友圈
就像去年的今夜
我不眠的理由:只为一心痴迷相爱的对象
而不会掺杂畏缩与恐惧

2020年2月11日



美丽的陷阱

我曾害怕美丽的陷阱,她的笑
就像她的脸,因为美丽
在白昼与黑夜静悄悄,设置捕鼠夹
流血的挣扎
小老鼠,在她涂满豆蔻油的指甲盖下
暗恋者,正在阅读
她的唇线,她的口水
直至她的背影猜猜猜,猜对了的不可接触的病毒

她摔给我一本逃生手册
写满不可知的热爱生命的密码
她说设置陷阱的最高境界
是你口衔一截芦苇杆,她沉溺于时间的水潭
而你必须听她的,拿酒精消毒
用来拯救呼与吸,你将是她的,她的肺
她的
手工清洁的空气……

2020年2月11日



现在

现在,两个人跨坐高高的树枝头
女人憎恶抽烟,男人憎恶
废话篓子,一根针穿戳甜言蜜语
并试图缝补撕裂的嘴唇

现在,背对背
悬挂高高的树枝头,他们是
一片树叶长出刺毛毛的两面,数落
星星和灰尘

2020年2月11日



接吻指南

1.

一个小说家
在他的笔下写到
她有龋齿,口腔左边的牙齿
位于下颚处
有蛀空的虫眼

嘴巴堵住时,两个鼻孔
像风箱,呼哧呼哧,吸气,冒烟

2.

她的牙齿闪耀白色的气味
诗人说
就像柠檬的清香,撑破西西里岛的阳光
就像大别山藏在石罅的兰花
隐逸
仙女的气味

而嘴巴,是两个人的灵魂
拥有一个
给予彼此求生的窗口

3.

湖水静卧如扑棱翅膀的母鸡
叼啄星光的拉链,一条金毛毛虫涟漪
把岸边的垂柳、石椅上彻夜不归的浪荡子
视为——张嘴等待妈妈
拿月亮的银勺子喂食的鸡雏

直到狠狠扇嘴巴
敲碎青春期多梦的石膏像
我才放弃
杜撰苍白的《接吻指南》,一部
野心勃勃、浮想联翩的杰作

2020年2月12日



一部以杀手为主角的电影

开始并没有看出她
漂亮
只看出机警,面对枪口敢于反击
其凶悍的身手不愧
中情局监探,格斗,杀敌,更胜猛男
后来看到,为了救人
她脱去外套,身材不错,尤其是肩胛骨、小腹、后背,裸得
柔美
连端枪瞄准、打爆狙击手的姿势,竟然——令人
着迷
她善良。观众为她辩护

死里逃生。影片设计好的悬念
职业杀手华丽转身
英雄、国家安全标兵
并抹去——她
给恋人心中留下的阴影
暴力与血腥

2020年2月13日;3:19



二月十四日的红包

水声从烟雾里划出一条河流
两只腰盆绑在一起
逆流
的鸬鹚,钻进朋友圈
秒一个
情人节红包

渔民拎起鸬鹚的脖子
将那一条条鱼
喉嚢鼓鼓的零钱
挤出来
再一次性发给二月十四日

2020年2月14日



骑鹅旅行记

如果我再长大几岁
从小屁孩进化到英俊少年
不妨骑鹅
花好月圆的情人节,那些善于撕咬的人
揪扯我一片翅膀,手工制作
哄骗海伦
赚取嫦娥一品脱眼泪

是的,让我进化到鹅毛笔
书写情书飞雪的普希金时代

爬在落地窗下脱皮败色的红木地板上
多少有情人未成眷属
就连李白也羡慕嫉妒恨
谪仙竟然不敌小家伙骑鹅夜行

“床前明月光”,一代代人吟哦
镀金思念之笼的一平方米
逆旅;求长脖子嘎叫的岁月降临
这一句包浆温润的古诗词

鹅,鹅,鹅——笔尖的一管白羽
叫得脸红的人,怪难为情的

2020年2月15日



燃烧的卡路里

放下一本西班牙诗集
打开小视频
我没有轻慢浮华的朋友
从微信中,甚至能察觉
眯缝
狭而窄,(手一抖给我发出他)
向后退缩又猛地探出饕餮之爪
不够清澈
但也不能说是油腻的视线

这深深的呼吸,渴望
隔着墙
隔着门
持久的热情,运动,汗水
在一块晴纶地毯上

一个女人
全裸体的女人,奔跑着
在原地
在一块晴纶地毯上
没有色情,只有年轻女人
全裸体
奔跑,运动
生命永不消耗的卡路里

没有病毒,没有疫情
只有自由,奔放
燃烧的卡路里
只有命运共同体最小的细胞单位
无遮拦的邀请,隔绝在
封闭的门
可以想象但不可以穿越
一道道敦厚的墙,不叫我们当面道谢

这个可以。让全裸体的女人
无戒备释放
她的卡路里,她的
香汗淋漓的春天

2020216



缺少你

这不是变戏法
缺少你,不是倒下一个替身演员
摘掉胡须,又让僵尸
骑车,复活在一片樱桃树遮掩的林荫道

你可以背书包上学
谈恋爱,与父母抗争,理想当一名
跑片场的群众演员
遭A角色嗤笑,为B角色拎水
蹲厕所流出浊毒恶臭之下水沟旁
叫阿Q同情了

缺少你,风雪与阳光一样刺目
谁的心不再充盈,谁的城会疼痛
一个故事的过墙梯,一个小角色的骨灰
让谁来追悼

让谁的眼眶掏空,掏空惶恐
蒙昧,伤悲
“不知道。”没有真相的流言之终结者
戛止于你心跳

呃呃呃呃,缺少你
人们将不再听到咳嗽
另一片纷乱的聚光灯下
缺少你,一个大时代舞台的高音喇叭
斥责:那跑龙套的,说你呢

昨夜你既抚胸卧倒了
就不必再爬起

2020年2月17日



生日的礼物

一棵青菜几粒稻米
谁先来到人世
在二月里诞生,是乳汁还是蒙蔽
母亲和我
神话与光明的秩序
正如诗人所说
“谁也不能使这个正午变黑。”

为什么蔬菜和大米是好的
可以果腹
为什么恶、毒、病、苦,是坏的
让人疲惫,衰老,死亡
为什么在春天
母亲希望菜心是苦的,众生皆苦
母亲没有给我明确
但她把苦作为一切,作为泥土
作为可望有一个好年成、大丰收的盼头

当我们为饥饿所迫
拿苦菜心充饥
开心的事是,有个好消息
春天的菜心越苦,预兆风调雨顺
秋天的收获将越多
吃得苦中苦将获福中福
坏消息则是
尽管咬得菜根香,依然是营养不良
少年白头,人间的马太效应
穷的愈穷,富的愈富
无关柔弱,善良
你的生日,你的命运,你的心气

你将获得明天与礼物
你将背诵:“谁也不能使这个正午变黑。”
但不必在墓碑刻写
来了又走了
来了又走,只因无法破译
作为一个常识的病毒
令生死——进入
一个
宇宙无敌的黑洞……那里
没有正午

但此时此日
我仍在琢磨一个“将”字
把美好与祝福都交付给,这个字
排排队,把未知的排在明亮的后面。正午
不立“遗嘱”

2020年2月18日



一万只天鹅
——看2月18日晚间新闻关于疫情播报及三门峡上万只天鹅踏水翔飞……

多我一个,一万只天鹅
不会多两条腿
扑腾,喧闹;我的呼告在求救
缺失了,穿防护服的翅膀
两条胳膊挣扎
剥光了护目镜、羽毛,丢下
不曾分离的手机
失联无线电波,活人的信号

点头致意,围绕下沉的漩涡
天鹅频频绅士
风度不曾哈腰;振翅会有的
昂首会有的,紧急磋商会有的,嘎嘎
的歌或悲恸
不为沉没的我讯飞翻译:一万只天鹅是不是
缺少了一只

丢了魂,炸了锅
偌大的群体,家族,天鹅之国
风云搅乱,三门峡的水
怒了,迫卷苍穹

春天里看一万只天鹅
凯旋,喜剧的气温当回升
但一个生灵
的悲剧,猝不及防
一个生灵的消失——不可视为

可能是一只天鹅,一团闹腾的水花
并非是你我?!

2020年2月20日;1:06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