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心中的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91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0-1-16 周四, 上午7:11    标题: 我心中的槟郎 引用回复

我心中的槟郎

作者:王美云

在大二第一个学期,进行选课的时候,我一眼就被旅游文学这门课给吸引了,明明本身也不是个喜欢旅游的人却就这样接触了这门课。由于选课的时候没有关注任课老师是谁,以至于我在第一节旅游文学课的时候以为自己走错了教室,讲台上那站着的不是我现当代文学的任课老师李槟吗?我满心疑惑地查了下课表,诶?还真是那个充满活力的小老头教我旅游文学,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天注定吧。

说起这个充满活力的小老头啊,他还是我心中最有魅力的旅游文学作家呢,可能有人会说,他槟郎能比得过三毛吗?哦!顺便说一下,李槟的笔名叫槟郎,可不是吃的槟榔,而是取义为“一个名为槟的男子”。要说槟郎和三毛相比,对我来说,三毛带我认识了撒哈拉,见证了上世纪的爱情苦旅,而我也确是因为撒哈拉而认识的三毛,但仅此而已。三毛对我来说那么遥远,那么缥缈,而槟郎却离我的生活如此之近,他带领我认识的旅游景点是我所向往的,甚至是我熟知的,我也曾踏足过同一片土地,领略过同一种风采。如此,在我心中三毛自然是比不过槟郎的,槟郎就是我心中当之无愧的旅游文学作家。

槟郎是我校的文学院的老师,开的课有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旅游文学,也就是我的一门必修课一门选修课。他还开有一门“新诗赏析”课,我为啥知道呢,因为室友选了他的“新诗赏析”,并且经常与我分享她在赏析课上所学的优美诗句或有浓厚社会意义的诗歌片段,不难看出被槟郎魅力所吸引的小迷妹还真不少。槟郎身材微胖,喜欢穿深色的衣服,经常带着一副老夫子似的眼镜,但我看过很多次他一手拿着花名册,一手提着眼镜,靠眼睛贴着册子认字,他眼睛圆圆的,黑黝黝的,在与我们分享他诗作时,可以感受到他眼睛里发射出的光芒。因为他个子小小的,整个人看上去简单朴素,给人一种亲切之感,而又时常像个老小孩一样说话。上课提问,学生们答不出,他的口头禅就是“再叫最后一个,再答不上来我也就死心了。”所以我们就称槟郎为可爱的小老头。

当然了,既然是旅游文学这门课,而槟郎又是旅游文学作家,怎么能离开旅游和文学这两个词呢?

旅游文学,顾名思义就是反映旅游生活的文学,通过对自然美景的描写,抒发旅游者内心的感受,选修这门课,无论是对学习还是生活都产生着积极的影响,这门课就像是一个文化导游,带领我们欣赏美景美诗的同时,还带领我们体验当地的人文生活。

槟郎带领着我们畅游了国内外不同的风景人文,一直不断地给我们传授人生感言,爱旅游就是要爱生活,爱生活就得保持着一颗永远年轻有力的心。槟郎特别喜欢徒步旅行,喜欢和自己的团队一起去户外活动。甚至我有时候都被他丰富的旅游经历所震撼到,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要经常在家里或宿舍里荒废这大好时光?趁有空多出去走走,感受大自然的美好它不香吗?

槟郎的课极具个人特色,他是在自己亲身实践的基础上进行备课,授课选取了自己在韩国教书时经历过的场景及国内一些有典故有趣的景点,给我们欣赏他旅行中拍的照片,给我们分享旅行途中的所经历的趣事。从他上课的激情中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他对这项活动的热爱,他热爱生活热爱自然并付诸于行动,教会了我们旅行的意义,让我们体会到了“说走就走”的魅力,这也是我学到的一点。

既然槟郎是作家,又怎么可能少了诗作呢,每次讲完景点后,槟郎总会给我们分享相关这景点的诗文。槟郎的诗歌通俗易懂,比较大众化,不少诗句很散文化,口语化,但都值得反复斟酌,细细品味。槟郎写诗已有三十多年了,最近他几乎保持着每天一首诗的高产量。俗话说:“做一件事不难,难的是日复一日地坚持做同一件事”,槟郎这种坚持写诗的精神十分值得我去学习。

槟郎是个非常热爱自己故乡的人,他经常在课堂上提到“我的家乡是安徽巢湖”。有一次在课堂上,他讲到中国有几大淡水湖时,他叫了好几个同学,同学们回答了前几个,都对最后一个卡壳的时候,他说“算了,都坐下吧,我死心了,我告诉你们,还有一个是我的老家巢湖。”我坐在第二排,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小老头对老家满满的骄傲感以及对老家不被众人所知的满满的遗憾感。他的一首诗《故乡被拆迁》中写到,“每一个流浪的人,心中都带着故乡。那是儿时的记忆,被时间淘洗的村野”。这是家乡在年到中年的槟郎最开始的记忆,毕竟故乡才是游子的根之所在,但记忆中的故乡再美好,也敌不过现实的残酷,故乡被拆迁了,乡亲们走了,记忆中的温泉之乡没了。“我已经老了,我的记忆也会死去。不要局限在那片村野吧,大巢湖或能越变越美”。尽管再不舍,也不得不向现实屈服,从前美好的记忆成为过去的篇章,这对槟郎来说多么残忍啊,毕竟他对故乡巢湖爱得深沉。

他的每一首诗都有不一样的情感,还有南京这个城市,或许是因为除去他老家巢湖,就属南京最重要了吧。南京的鸡鸣寺,南京的樱花,南京的南唐二陵等等。南京就是槟郎的第二故乡,他和学生去青龙山探险,去鸡鸣寺赏樱,夜游方山,小龙湾的网红喷泉大桥,栖霞山的红枫,明孝陵的落叶,每一处他都留下了印记。南京是一座充满历史沧桑的城市,槟郎用他的诗作告诉了我们他心中的感触。他甚至还为歌曲作词,《欢迎来南京》这首歌又倾注了槟郎多少的真情与感触呢?听过之后你会发现是那满心的真情啊!

槟郎在讲夫子庙桃叶渡这个景点的那次课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在《执手桃叶渡》中,在那王献之与桃叶千古流芳的桃叶渡,我们可爱的小老头也与他的妻子坠入了爱河,他将对妻子的爱意和对王献之美满爱情的羡慕融入了那句“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来做续篇”中,用王献之与桃叶的典故来衬托自己与心爱之人间感情的美好。融情于景,寓景于情,含蓄且巧妙地表达对心爱之人的感情。虽然槟郎没有经常提起他的夫人,但每当提及,他都洋溢着幸福,而我们就会猝不及防的被扑来满满当当的狗粮。正如他在《让我们一起变老》诗中写到,“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着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暇的甜美与纯真。跟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这普普通通的愿望,朴实无华却又令人向往,愿槟郎与爱人可以一起慢慢变老,也希望自己可以遇到那个可以一起变老的人。毕竟,在这浮躁的社会里,在“快餐式”恋爱的今天,这样的爱情真的弥足珍贵。

当然了,如此热衷于韩团、韩剧的我又怎么可能忽略掉那两次韩国旅游的分享课呢。槟郎曾在韩国做过一段时间的外教,写过不少旅韩诗文。他在韩国工作期间创作了《济州岛记游》。当时正值寒冬,开篇写到了济州岛,交代了与导游见面,之后下榻的酒店以及吃饭等诸多细节。而槟郎游玩的第一站:神奇之路,主要写大家一起在怪坡上骑自行车,“下坡时用力踩,上坡时则用很小力就行”,之后向大家揭开谜底,“旅游手册上说是因为周围景物的关系使人产生错觉,误将下坡看成上坡,才明白怪坡与地下磁场或矿物并无关系。”这着实令人感到神奇,我一直想去韩国走一遭,而这神奇之路就这样列入了我的计划之中。当然最令人动容的是在结尾处,“现在坐在宿舍的电脑前写文章,我想到了西归浦这个地名,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表达了对祖国的思念之情与想见爱妻的迫切之情,即使异国他乡的生活如此五花八门,但看见“归”字时仍是忍不住思念自己的家乡,槟郎的爱国之情与思乡之切跃然纸上。

总的来说,槟郎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作家。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既是老师又是诗人,他的肉体或许会因为工作原因被困在这三尺讲台,但他的心灵绝对是自由的。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旅游文学这门课上与槟郎相处的一学期,我收获良多,但我总觉得不够。下学期再选课,我或许会选择槟郎的“新诗赏析”,去探寻不一样的槟郎,再欣赏他笔下不一样的风景与爱情。

2019-12-19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