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9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13

文章时间: 2019-10-08 周二, 下午4:36    标题: 2019年9月诗抄 引用回复

2019年9月诗抄


晨思(晨思之饥饿篇)

23.

什么东西就在手边
一切未见之物
比如贫穷的门窗外
看不见的月光触手可得

那月光就叫安慰,想象和财富
一切触手可得之物
远在手边

24.

在饥饿国
每一个国民都是忙碌的蚍蜉
膂力惊人
双臂攫举锈迹斑驳的铜钱
如扛鼎之力士

其衣饰讲究,不以华美著称
腰间不挂白玉,喜爱佩戴
黄金与刀币

愁眉苦脸的王
困守
眉毛饿得雪白的茅棚
朋友圈疯传
王的耐心有多持久,王的疆域
就有多宽广

蚍蜉善于起金垒土
王的国铜墙铁壁
王的臣民乐于以金银夯筑的高歌
盖过
王的呻吟

2019年9月2日

25.

绿草从衣袖里拽出
风雨兰
是听到了涨潮一样的雨点声
还是先于闪电先于黑云压城
拍拍胸口
“怕怕呢。”

但她依然是俏丽的
她就是自己的花伞
生命的意义在于绚烂地开放
就像爱情
迎向暴风骤雨;就像在死亡之前
展览于一切击打之下的窗口

满脸欢笑

2019年9月3日



26.

自从噪音法颁布之日起
噪音仪就从街头撤除

2019年9月4日



晨思之秋水篇

27.

白云飘向有水的地方
芦苇弓腰
那里,今夜会覆盖一层清霜

28.塔

人们会看见两幅面孔
老旧的塔
遒曲的松枝过滤了夕阳的余温
季节的河水悬挂天上
破败的砖缝
有飞鸟衔落无辜的草籽

孩子迎迓的春天
不同于老人眼窝的晚秋

29.

只在草地上绕步
那些歪斜细碎的月光
终会踩踏为一圈
安妥

可以辟邪佑佛
悟空拿金箍棒画了个圆圈
中秋的月亮也会为每个人
画个祥和的圆圈

30.

翻越雷鸣和阵雨
燠热的盛夏之巅
那些白云堆积的,蓝天之梯
好叫人向往

但我爱敞襟迎风
到收割向日葵的乡村
泥墙晒秋的木梯下
会有落叶与薄霜
顺坡向下,更叫人脚踏实地

2019年9月11日



箜篌引之秋去冬来

穿红挂紫
来者何人
西红柿,茄子
箜篌伴奏

一阵舞枪弄棒
飞剑千里
去者
何斯人
削黄金皮为泥
斧斫白桦树
狗啃的牙印和正在消融的
梨膏,残核
雪的泡沫,塑料布

他的名叫烘手
拿香烟烘手
在冻醒了的夜
浅睡半个小时
拔烟,踱步
复又
翻身,逗鸟
奔向梦的篝火
不留余烬

2019年9月15日



不再写信,不再写情书

八月,本不该写信
就像上个世纪的蓝天
在九月结束
只有更蓝,只有更多的瞩望
需要写信

仿佛那写不完的书信
突然成为怀念
成为黄昏漫步时愈发模糊的小路
是如此遥远
一个与我擦肩而过,身材苗条的姑娘
她的双肩包里
会不会有一封情书

当这个不再写信的时代
向我疾走几步
然后,然后是平息一下心跳
走散的日子不会回头

八月的身影杳不可觅
本不该写信还是未尝
写出一封情书
这就提醒我:当有天赐之机
转瞬即逝……

2019年9月15日;半夜12::2



行乞的路偏遭杀气

路边的野花,溪流
漫长的日子,无尽的阅读
没有开始总不会结束
一个传奇

是乞丐饿着肚子还是我
成了一个乞丐
鼻子撞破了,我对电线杆鞠躬
说声对不起

日子撕下小雨和落叶
我有一肚皮烂泥一样
扶不起的故事

行乞的路和我携手白头
有杀气
在遥远的江湖尽头
芦苇荡荡起一阵秋风

乞丐餐风露宿
单薄的衣衫,补丁褴褛
那补丁也是我的门户
是我遭遇秋风
一剑穿心的胸口

2019年9月16日;凌晨1:02



撑篙

撑篙的蓑笠翁
白眉的雨帘可堪黑云压城
泼墨的山水,瓢泼的
倾盆的
茫茫多的大雨滂沱
恍若五湖四海,只为倒流,只为掀翻
他的立锥之地
他的一叶扁舟

而我的一个大学同学
为老不尊
每逢周一凌晨,朋友圈忘记姓名的男女
均会收到:老夫聊发少年狂
那风雨中的回眸
那生活中的破烂事,被说成彩虹
傲娇的哲理,老牛伪装嫩草
说是背包,走遍山山水水
直抵青春的驿站
少女的腮红,水汪汪的大眼睛
不必沉鱼落雁,终会青睐他描眉

我呸!
例行点赞还得鼓励
在这个凉风飕飕的季节
在白露霜降之后
他仍有兴致呼唤,柳梢的燕子,来飞——

周一,晨勃,日出而作
周末,劳作五天之后
苦尽甘来
人约黄昏后,必须的

最好是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布衾
恶卧,兜不住风雨
却有
一树梨花压海棠

2019年9月16日



硬币

穷日子在裤兜叮当的硬币
于梦中滚向窨井盖
人生中奢侈的惊喜,并非多余

即便拿一国金库与我交换
一枚在掌心发烫的硬币
我也会毫不犹豫拒绝,并非矫情

只要能攥住就当格外珍惜
当下的穷日子
一枚磨得发亮的硬币,重若泰山

2019年9月17日



倒垃圾

有时我会在电梯里遭遇嘲讽
因为穿着裤头,上身赤裸
手里提着垃圾袋
为此略感歉疚,我觉得只有自己一人
在电梯里更自在

所以我愿从公共场合回到屋里
打赤膊坐在阳台上读书
不会纠结
有没有人,嘲笑我

有时我会嘲讽那些写书的人
一些诗歌仅仅读二行
就彻底失去兴趣
我在想,那些穿得花哨,嘟嘟囔囔
浪费笔墨的家伙
还不如光着膀子
哪怕是挤电梯惹人嘲讽
却并非鄙视

有时我会只对自己悄悄说话
并非为了公之于众
无用的东西分捡打包
将被扔到垃圾桶里
这一刻,我打量手提垃圾袋
轻松跨进电梯的自己
突然觉得随手丢弃的动作——格外沉重

2019年9月17日



花儿

青草的纤茎开出花儿两朵
但无论我如何采摘
如何揉捻,细数,都会剩下一朵
花儿总要剩下一朵
成为奇数

下午的时光是青草的气味
是散不去的花香,萦绕手指
是夕阳的血滴落黄昏的眼睑
而剩余的一朵花儿在忐忑
是黑暗,还是未知

我想把最美的那朵花儿留待明天
口中念叨,要,还是不要
对,还是错?二者并非必居其一
青草的纤茎开出花儿两朵
我的心头充盈忧愁

手指掐着草尖,花朵
夕阳沉落,苦涩在嘴角撇出笑意
心中的惦念数来数去,愈发糊涂
拿不定主意,无法决断
即便两手空空,还得安慰自己

总算剩下花儿一朵
也许,只是我独自保守的秘密

2019年9月18日



夜晚

夜晚甜蜜,黑暗如潮水
天地间似乎有一句咒语
告诫无知的人呆在屋里
灯光从门缝伸出手,拽住人的衣领
但我却要摆脱那温暖
安全和呵护

往往是水洼,在黑魆魆的夜
哪怕没有星月之光
但在恍惚中,竟像一条银色的小路
让我一脚踏下
因为走得匆忙,心急火燎
每一次跌扑
拖泥带水

但我还是觉得夜晚甜蜜
未知的黑暗令我更为勇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邻家的狗吠令我气愤
事后想一想,那些不叫的狗
会叫的狗,一阵阵嗷嗷
只会赢得我噗嗤一笑

我学会了沉稳,迈步从容
不再急匆匆,一出门就跌扑
摔跤
去他妈的大狗小狗,在黑暗中
会不会交头接耳,干瞪眼
我也不会再浪费精力斥责
“叫吧,看人低的狗眼。”

2019年9月18日



江边

花儿开得热烈,我在江边等待
船帆撑起
最美的一朵花儿将会绽放

但哲人在我耳边聒噪
她窸窣的穿衣声,她梳落的一根青丝
她夜畔起解叮咚的小便器
嘴角抿紧笑意,半睡半醒中
向窗帘望去,那里,有一只萤火虫
针眼大的荧光送来斗大的凉风,瞿瞿的纺织娘娘
和一本粉色的书,蕴藏她腋窝的气味
在枕边叹息

清风为明月作证,风雨如晦
千帆过尽只是送来花儿凋谢的消息
爱在吁求
最美的一朵花儿将会含苞待放

2019年9月19日



抓周

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围绕我
富贵人家孩子的抓周
有秤、算盘,剑、玉锁,或许
还有一本漂亮的图书

小时候,我坐在草垛上
眯眼对上了日头,刺目的强光
然后是金浪与银珠,在空气里
如涟漪波动,水花飞溅

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围绕我
父母也未必有心情给我抓周
树木与水塘缠绕我的村庄
日月与星辰缠绕白昼与黑夜

我很少加入到孩子们的玩耍中
就像如今我独坐高楼
噪音四起,打桩机与冲击钻
恰似孩子们拿鞭子狠狠抽打陀螺

记得从前家里养的母猫生崽
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
可怜的猫妈妈口衔幼崽,躲躲藏藏
母猫真的急红了眼,弓背乱窜

皮毛浸湿了出血的汗水
家徒四壁
实在没有什么隐秘的旮旯可供躲藏
最后,喵喵,呜咽,虎吼,吞吐
猫妈妈
只得
把刚出生的幼崽
藏到腹中

这是我见到最恐怖的一幕
也是我见到最血腥的一幕
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围绕我
凡该怜悯的,均在情理之中

2019年9月20日



桂花落后赴江南有感

试图去寻找
但在没有月光的林木下
一层剥落的桂花
像老旧的碎金黄硝
不会硌脚却会硌牙,让我的眼神
硌得难受

江南与我错过了一场花事
连月光也会失落地躲藏起来
但我没有扑下身子去数落
那些渗透泥土的香气
那些神奇,娇贵,带有憨态的桂子
错过了就错过了呗
人世间的风雨疾若白驹过隙
何必矫情到十指叩拜
夜色萎靡的桂树下一捧腐土

但必须承认
江南的土腥味都有一丝丝灵气
没有月光的林间小路都会无奈
经霜历秋的碧草青藤
走过了就走过了呗
何必为江南的风流惆怅连连

不为怄气
随手拍下数张鸡冠花的图片
面对煞风景的秋红
恰如胖汉欺凌小桥流水
但一些傲娇的俗事不会影响
我认定的美学
即便桂花凋零,清癯的人依然可以
把酒临风

2019年9月24日



幸福时刻

一生中的幸福时刻有多少
是冬天吝啬的阳光
毕竟少得像刮胡刀片,划开病房的窗帘

有个孩子,毕竟未成为画家
也许在他顺利或蹭蹬的一生
待到鬓发成丝,会怀念
蜡笔画的色彩,白雪之外的春天
梨子和向日葵

明亮的光线曾是我贫困的岁月
一次偶遇
掏出灿烂的硬币
在长江路与徽州大道交叉口的新华书店
买下十二色蜡笔
送给这个躲在父亲身后扭捏的孩子

一生中的吝啬与慷慨都已过去
开心的时刻毕竟很少
那些注定被遗忘的小事
给我带来安慰

很多发达了的人,很多终其一生
被人们仰望的人
我们曾经相聚或友谊深厚
后来为何擦肩而过,各奔东西
不必惦记

令人快乐的是
对于相识的人,哪怕是一面之缘
或者是从未谋面,仅仅通过电话和书信
虽然做不到有求必应
但我付出过微笑
竭尽所能的善举,未尝犹豫

其实是做得太少
当我老了,在冬日的病房里
缓慢回忆,本该积攒更多的阳光
却不必后悔,人的一生
苦脸拉得太长,笑与泪
来得快去得疾,哎——幸福时刻
五颜六色——稍纵即逝

2019年9月24日



肮脏眼镜布明白
——读韩东的致敬之诗偶感

听说他去过长城和大海,然后
哭着回来了,不再去想草原和沙漠
他丢了手心的一捧沙子
忘记曾经拥有青春和友谊,包括远游轮的红葡萄酒
忘不掉的是
爱过某个胖妞,一次偶遇,误以为是少女
拖一双沉浸啤酒色小便的破皮鞋
走过茫茫多人海,京畿,直至宽阔大街
能看到流星钻进黝黑的沥青马路
却看不见,雨后,说外语的窨井盖翘起
一只老旧钱包,一把属于别人又被严厉出租婆娘
收走的铝合金钥匙
收走了!胶囊公寓的床铺和要命的妞们

很多人为他可惜,可惜他
嘀咕,唠叨,嘴巴严谨,很难听到
他厚实的嘴皮严丝合缝
该埋汰多少宝藏,需要碰运气的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
对准他耳朵,呼吼:“芝麻开门!”

而他夹紧尾巴,躲在四十个大盗身后
灰溜溜拎一破麻袋
除了酒后吐真言,从不去诉说
月黑风高夜,缠裹胶布的黑边框塑料眼镜
一只眼镜腿跌落在逃命途中
一只眼镜腿被折断,荣誉入驻救济病房
享受劫后余生的手术

都是冰冷的金属
可怕的刀子,剪子,开膛,破腹
护士戴上专属的医用手套,忘记了叮咛与温柔
而更多的人,非亲非故
不是医生,却比医生还要专业,更挑剔,更世故
挑剔他的一滴眼泪
世故地解剖:“眼睛蒙上一层黑布,什么也看不见。”
有多少诚意,多少忏悔
喊着,哭着:“我要回家。”

其实,见惯了无数风云的
肮脏眼镜布明白
这是一滴无家可归的眼泪

2019年9月26日



秋日声声说捣衣

对的,和错的
秋日的捣衣声,每一声都在
反诘

芦苇烂了又绿了,老妪白发弓腰
青石生苔
石面斑驳的条纹,孽缘在于那涟漪还是
那棒槌
每一次用力,从未中断重复
对的,和错的

人的一生何必纠结
对与错
没有死于病疫,灾荒,饥饿,迟到的暴力,阴谋
没有因为寂寞的长夜
雨打芭蕉,无人的渡口
送别与约会
哪一件事是喜极而泣,哪一件事会带来不幸的消息
厌弃与爱慕
非人力所定
落花时节,青衫客吹笛远去

有过念想就是欢喜
门前的皂角树遇到那一年的干旱
龙角铮铮的树杈死了,又奇迹般从泥土里抽芽
活过来
源于树根的一缕生机

那一年,河汊涧壑干涸龟裂
幸赖菖蒲焦枯的根脚,一泡牛尿
那一口
吊命的滋味
没有对错,没有羞愧

人啊,是熬活过来了
衣堪蔽体,捣衣的棒槌铿锵有力
每一声在肯定
活下去……才是正理

2019年9月27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