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2019年3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09

文章时间: 2019-4-04 周四, 上午8:17    标题: 2019年3月诗抄 引用回复

2019年3月诗抄


我不和春天说话……

我不和春天说话,桃红过于娇嫩
黑屋子里的政治布满陷阱
在淤泥中呼吸,消耗了的不是生命
是莲花,灿烂的青春,用来打扫猪圈

郊游与登山,美好的安排
让松针吐出新芽,让菖蒲在溪流与山谷间
仿佛可以炫耀:生命之绿常青
三月的第一天,号角吹奏永生的秘密

挺过冰雪的红梅并不意味,——返老还童
巧匠缝缝补补,彰显天工姹紫嫣红
杜鹃花在低处宣布,一种欢笑
足以掩盖血腥惨烈的回归

云端,山岭头顶白雪不是为了拒绝
只为提醒,——高处仍有酷寒
而春天并非与每一个人同行
滴沥的鸟鸣只为激励,——恼人的噪音

欢娱将持久增温,该拥抱的都在拥抱
阳光与花蕊相互试探,亲吻
阴谋即真理,柔弱无骨的清风只会顺从
让她去追逐吧,玉也损香也消万物成泥

2019年3月1日



惊蛰

雨水与腐叶从深壑从烂泥与石罅
抖落一层层阴湿的鳞甲
岩石伸出手臂向上攀爬,一飞冲天的雄鹰
盘曲锡铁一样的虬爪

因为向上的张力,让蓝天与崇山峻岭
在棱角分明的隼目里,获得透明
大峡谷埋葬万千雷池,旧石器时代的石斧
我知道,于无声处,人们祈求听取
开朗的欢笑

而先行者先死一步
后行者五十步笑百步,懵懂,呆痴
愤怒者,攥紧拳头
但特立独行的人并不能让历史反转

烧不尽的野火令大地保持
磅礴蓬勃的觉醒之力,在浩荡的东风里
杜鹃啼血,回春的草木为启蒙者送葬
苟活者熙熙攘攘,我亦混迹其中
不以为耻

一棵春笋的心,迎来雨后
或可再按捺一下,即将复活的舒畅
餐风饮露,在梧桐的青柯上短吟长嘶
历经冰雪皑皑,脱水的蝉蜕可曾
暗暗发誓

只待一鸣惊人
熬过漫长的黑夜
只待梦蝶者活灵活现,凌波忘川
不系鱼钩的钓者,再一次揪起自己的头发

……笑

2019年3月6日



每一个人都曾飞翔过但不必炫耀

一条月光的小路,在没有月光的时候
那种明亮,幽微,仍然是朦朦胧胧
通向心灵;在花开花谢的夜晚,风与水
在干旱的沙漠,思乡的人依然会梦见海子与大泽

有时是晴朗的夜晚,需要独自一人
才能听到沙沙婆娑的树叶,摇落雨水的声音
一个人无限等同于尘埃,才能察觉
银河摇落,大地倾向于安慰,无限低落的心情
有崇山峻岭,淡淡轮廓,撑起匍匐的陆地

一首诗需要添加一行或减少一行
这些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在睡觉前,可有一行诗歌撑开你的眼皮

在睡梦中,不知不觉
可有绮丽的色彩,由那些汉字的偏旁部首
一个逗号,在停顿的时刻
蝴蝶飞来

人间的苦,人世的辱
刀山火海,历经风暴与恐怖
——不必理会

一个人能不能飞翔,也不是问题
每一个人都曾飞翔过;很多时候,会有奇妙的感受
并非都是梦中;当另一个人与你合体之时
她会借给你,获得飞翔之爽的翅膀

有没有月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恍惚中,真得飞起来了
这种感觉,无需琼浆玉液,——很好
即如领会天地间的恩赐,掩藏心底但不必炫耀

2019年3月7日



双耳铜鼎

剥蚀的锈迹露出铜鼎的双耳
有碎裂的召唤,贯穿
左边是孟姜女,右边是窦娥
即便是铸铜嵌锡,如此久远的镇压,依然
有风中的风
呼应,一个喊冤,一个叫屈

狼烟与冰雪依次将退出,黑暗之域
夔龙之纹抑制不了春风与绿水
那“别上下,明贵贱”的兽蹄鼎足崩溃了
泥中的碧血散去,封存于青铜中的魂魄
是否也该消弥

但双耳铜鼎,在玻璃罩里,在月圆之夜
为什么?竟让明晃晃的虚室
静悄悄博物馆的一角
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叩击下,铮铮而鸣

琉璃般的月光,一刹那
破灭,扭曲
锈迹斑驳的青铜附会
某种神秘,并且突兀地冒出
峥嵘的双耳

喊冤的,试图掀翻档案袋的纸张
叫屈的,必令灰尘飞扬
戴白手套的文物管理员,小心翼翼
既不敢摩挲也不敢碰触
那铭文仿佛在昭示—— “不可知”的禁忌

其实,辉煌与黑暗
无论是六月飞雪,无论是长城洒泪
蒙冤的或叫屈的历史,早已铸就
不可遗忘的,青铜之耳

2019年3月11日



又见玉兰花开

没有什么重复能够抵达,低头的时候
忽然想起你的名
即如沉醉的花香,即如和煦的暖风
又见玉兰花开,纯洁,甜美
即如你的容颜

在骑单车上班的路上
是旭日为了你的名而升起
是黄昏,鸽子回巢,洒水车溅起路牙
令人皱眉的落叶与污水
是需要忘记的时候,你的名从我的舌尖
一次次,需要遗忘

即如一年中最好的时辰
天蓝得令人感动
即如一生中最愉悦的青春
在电话的另一端,喁喁语语
另一些白昼与黑夜展开,如此漫长,无辜
从此,仿佛你已从这个城市消失

即如彷徨的时刻,你的名
永驻电话里,在人间最美的三月
即如一块石头,沉入生活动荡的海洋

是持久的无助,沉默
即如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
熙熙攘攘的街头
有人在邂逅,在分手
没有诀别,此生只是再难相逢

你的名,即如散漫的怀念
卷起大海永不平息的波涛

2019年3月12日



低眉吟

有一个话题被插话打断
这中间,水波汹涌直至粼粼
野渡无人,明月惊雀
凌辱的生命不若凌乱的生活
另一枝青柯频遭斧斫
另一朵自爱的花无暇顾及绿肥红瘦

在机械的轰鸣中,在伤别离的候机室
或许,一本书,一段话
不若一句诗

压在三生石下,春气破开腐土
或许,种子抽芽的爆发力,如焰火
再次点燃,一个人的夜,一支烟的余烬
那么久远,
——无论往世,无论今生
那被打断的话题又接续到——眼前,心头

不该低头的时候决不低头
但为了明月和清风,在不该向窗外张望的时候
可不可以低眉
即如这乍暖还寒之时,异乡的商务宾馆
低眉了,竟然没得商量……

2019年3月18日;0:11



岔路口的薄暮

泥和草又临岔路,垂柳挽起绿波
青花瓷碎裂了薄暮
很多时候,一个人与众不同
有赖他的选择
他的青衫背影,揖别长亭短亭

万物在雨水中辨识,蟾蜍与仙鹤
白蛇的气味有别于花蝴蝶的香鬓
时序可以无限循环,是的
青春痘撑起红脸皮小桔灯
油菜花拨亮青涩的灯芯

但他只此一身,瞒天过海
走过金融大厦,走过云和水的乡村
集万千宠爱而又泯然众人矣
人间逆旅并不缺少哪一个特立独行
岔路口停顿两秒,他再次前行

2019年3月19日



杭州一夜

在杭州,在黑云压城之时
白堤的口风无外乎是,西湖与垂柳,游人如织
快意于春暖花开,不必在意断桥的撑伞人
雷峰塔下,表情萧索的环卫工

但雨水的消息让我心乱
滞留在地铁与车站,上蹿下跳
就像时间的绳索在舞动
作为发条拧紧的跳绳者,被发动
仿佛起落有致,熙熙攘攘的人海里
快步踏上手扶电梯
我亦紧赶慢赶
恍若御风

命定的时运不可言说
是的,该来的不可回避
降温与骤雨垂直,寒流来袭
从头顶到脚尖,无外乎是要将我投入到一场
早已埋下伏笔的雨夜

一场雨,一滴雨
我必在其中
为外力拧碎

陌生标准间,一年又一年
为了摆脱雨水的阻击,一次次奔波
难得杭州一夜
风雨聒噪无外乎是叫人拉紧窗帘
一叶一芽,雨前龙井
醇香不过是为了消除我的焦虑

是的,该来的不可回避
命定的时运不可言说
雨水的消息让我心乱,但光头淋雨的时候
一任电闪雷击
我亦能够按捺心浮意躁,坦然入梦

2019年3月21日



等待

所有努力并非完全落空
他拿鹅卵石泡在水里
告诫自己,如果游出水面
石头就会变成金鱼

这是一个等待的奇迹,过程
仅仅是一句咒语

忘记了一截树桩,来自乡野
还是来自多雾的山谷
甚至,忘记了为什么会捡回来
蛰伏一个冬季的秃树桩
竟然冒出新芽并绽开三月拇指大的花瓣

花香来自阳台来自盆栽绿植
所有努力并非完全落空
总有那么一二个执拗的愿望,等到
星空粼粼发光,真得
石头如咒语跃出水面,金鱼在游……

2019年3月29日



知道吧,三月即将结束

他在夜里画画,画那些油菜花
画在河西古镇看到的铁匠铺
打铁的是一位老人
正把明媚砰砰的阳光
一锤一锤,将炭火将老花眼镜将一双举锤的手
锻铸到融化的赤铁里

因为急于把时光凝固到纸上
急于表白;梵高觉得只有割掉滴血的耳朵
才能掏出胸腔澎湃的岩浆

2019年3月29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