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升到峰巅,其实从根部开始就没有一丝宽容(长诗.首发)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金枝



加入时间: 2008/11/27
文章: 318
来自: 北京

文章时间: 2019-1-21 周一, 下午5:38    标题: 上升到峰巅,其实从根部开始就没有一丝宽容(长诗.首发) 引用回复

序诗

从一首诗歌开始
我就把自己打扮成雪花的模样
然后踩一片天空下来
让中国缺乏季节之分
许多的事情,都是这样泛滥的
我就这样的
看着时间和口令
被命,远远的夺走

日光浮起
晒的遥远
——昆仑山,三千里的车辚马萧
雪莲花开了,王座着西部
一篇叩着蹄声的画面
草花卷走了,晴空的金矢和雪
我的头颅没了
我的肝脏,生在谁的心上

一些机会还没有到来
一些机会已经
错到
没有人际服务的区域

我们离的是这么近
可路,彼此一直都在修缮
从头到脚
想说的话,在先前总想完成

我还在呼吸着
你可以嗅到
甚至伸手就可以触摸
可是,我已经休憩了,手里的碗筷也走了

一:挖一铁锨,7月从儿时就惹事了

被插入土墙缝
那是在头几日
这个节令就永远的坍塌了
一生都无法放松啊
熏风,一九七六年
提拔了绝对的峰峦
血管和神经,都被七月触摸了
童年,那个已经成立的日子
每每打开屋门之前
那把铝勺就从东墙的缝隙里
观察我

这个物件,实在有所担当
我永恒的记忆
也让痛泻了一地

父亲,这把铝勺由你作为了
这勺中的深绿,缘由计划经济
你了解了它的过去
却延续了,难以言说的秘密
主宰了这么长年轮的风刀霜剑
却无法放弃你
也无法放弃我


二:致远在天国的父亲


如果容许
春暮也让花儿缤纷
把青草从身体长出来
让明白灌溉
把永久浮上世间

你把我们的红尘咬紧
依照你那片土地涂抹着远近
在你纯粹把自己的身体取走的一刹那
你命定的不放弃你先前的日子
以水的形式,和我们殷勤的衔接

你可知道,我们在路上行走的
规定了天堂与地狱
我们所居住的地方,你依旧在体验吗
为何,我们在此端描述不清真实的背景
谁夺走了我们的弦音啊
你的指尖为什么总是不肯休憩
暗放我们的光盘
年年、月月、日日
——尤其在七月

三:这个月份水多,之后就让人心寒

比较起来
七月就是一把水
生来的秉性
大雨,特别容易
挂靠昼夜

当然,也不免逐渐将天染蓝,空气烤烫
如此的把年对半
棋逢对手
太阳也经历了自己的下半盘棋
日月的效果
是否热的有点
越来越凉

锄头被扛走的那日
这张名片,就在清晨亮着
还有一首《小放牛》,踩着一抹时光,在鞭梢上牧放

是暑汛,一声咳嗽,在山坡一朵蓝花上吹着
和一条水走远


四:雨水和泪水,都挂靠了七月

我曾经规矩,老实操办青春的日子
谁曾想,一把旋舞的纸片,娘亲呀
让漏斗帮忙,没有放走七月
和父亲的杯子空空的对饮
在该世义务,产生了多年的岁月
没有料到的一篇文章,却已经读完
让他世救走


读取水,就想到了天地的联袂
而偏偏下雨的时候,泪水和雨水
都在努力的灌溉大地
——我没有想到春起埋在土里的种子
却无法遗忘孕育我的人
怎样不用泪水,就能帮我找寻回来

五:一些酸痛,在岁月上无法痊愈

一到7月31号,我就容易让这天买单
在街头,尽管空空的
出入人海
只愿意,树叶低着头
暑期,增加一些雨水
眼帘
比以往
又岂能误期

想到清明时,父母的坟茔左右,又多了一两个邻居
总觉得三两点雨
飞上飞下
一些年事,象是赶集
又象是
在这里凑齐


六:行走了一定的路途,头颅就不自由的转脸

大白昼,打着灯笼在京城找人时
但丁的《神曲•地狱篇》
把我的头颅,从熙熙攘攘的市镇拿走了

我用四肢形容语言
报告今日
当我的声音和灯笼触碰人流
那些头颅在回首观看我
也从颈上走没了

取走最弱的一部分
是从底部
似乎无关紧要的路上
就被扼杀了
或许是来自内在
或许是来自经临你身畔的客体
总之,拉动弓弩的那一瞬间
一首怀念的诗词
还在途中

七:那个年代都是公开的,也把我拉入人间

窃取,许多的情况下
一桩故事的发生
委实呀
在日月的映照中,都没有给予指导
父亲端端正正的
母亲郑重其事,引导子宫向前发展
除却哥姐之外
又制作了年月
又认真对待了我

已经设置好了的
和童年水里招摇的水草
被忆念永远的电视连续剧,是锁定的村畔西河
对这样的地盘,我素来不生遗憾
还有河畔上的洋槐
让春天落了很甜,也很香

如此的光景,父亲手中的我的声音
他不撒手


八:童年,在乡村特容易固定版面

之前和之后,不经由的目光,想用一只鸟的翅膀
在车速上抓
路,高树上的鸟
或许有它的记忆
把花开或叶落
我们还可以交给一只鸟的叫喊
可当声音突破大门
水也就走远了
拦不住的车笛
鸟翅拍打着四季里的风
乡村或市镇,一种粘液在眼睛,或在开门与关门之间

计划时期那阵子
乡村都是淳朴制作的
情愫,都是搁在桌面
相像的面色,多多少少的
都涂抹了阳光
尤其我这张图片
素未招摇
这样才使微笑都特别集中
在人间
招标了的感觉
——乡村,总是难忘

九:梦,雪山制作的,令目光遥望

日头,总要倾斜
于是,阳光也就有了一些内容
大部分的页面
潜伏内地,逐渐泛绿
童年,这座特能把握的驿站
音容,一朝挂靠了
走的再远
一家老小的,总是那么的亲

那时,没有一个老人讲春天的故事
我想念的七八岁
东西走向的柏油路
在村南头,目光一延伸
雪就走到峰峦
想到了
山那端,我,还有谁

十:发小,一些很不留神,已经捧起自己的盒子

头年根儿时
在故乡小镇一家餐馆的桌面
杂乱的言语
使一些鱼儿在海面拍打着岁月
堂侄儿说,小金头、小六头,刘槐头
年龄与我相仿的乳名
在镜子的另一面
熟悉的名字
一不留神,捧起了自己的小盒子

清晨,从我的视野推的很远
一片阳光
立起来的声音
从我无法确切的方位
以寂静,突然放开洪亮的音质
这让我许久未能领取的任务
想起了花开的情境

一些往事,推来送去的
想着日月的任务
总觉得一片海洋
在眸子涨潮

十一:有时,早一步或晚一步都不行

在京城,雨总是充沛,尤其七上八下的日子
比如今日清晨,公交车快要到了望京西
雨,止住了口水
快要终点时
又下了起来
一赶入地铁口
雨停了

想到了自然
也想到了时日
想到了这个人与哪个人
来到该世的
和未降临的


十二:一把把雨伞,想到命运,就象游动的荷叶

窗口,有时对眼睛
就可以起作用
寂寥时
户外的车流就可以往来

尤其这一阵子
七月,天天备用了雨具
出口时,湿漉漉的北京站下午
一片片荷叶在雨里游移
有一些默契般的
不动声色
之后,又逐渐改变


十三:我们早就丢了,我们始终在找


变化莫测
近一段时间,街头巷尾令目光打晃
不能不躲在一句词后面
始终提携
以讴歌一朵花的名誉
中国呀
梦,在活生生的现实

门扇朝我洞开
我没有自由

不要谈我的曾经
我将人类搁浅苍穹
我不声语
尽管先前溪水潺潺

很多的故事
隐约在他人的一种秘密里

就让我从此歇息
活在一首诗中
纯粹的由心考虑
假如我不是你们
走的很远的人啊
你们就住在我的静默里
阳光很足 ,不知不觉


十四:太阳变化,光线也泄露了自己的角度


从远方游荡回来,都八十余岁了
硬硬朗朗的彭大妈
目光,还挺坚定不移的
把我拉入话痨
老陈头,和我岁数相差无几的一位硬汉子
一千万个小心呀,一如夏娃嘱咐亚当要小心
这世道,一些事情投入了
拦不住啊
一场车祸,就提前把他取走了
我顿了顿,一些想和老陈头说的
只能保存人间
东方还要红
月亮一定要落
在人间,说了大半天,还是活着以前的

十五:时而想念,从心头涌动,一种难以言说

韭菜花,儿时的记忆是在村北的一小畦
天在升高的感觉
一些心声和情境,和风般的
把夏日打扮一野寂静、白皙和流动
朴实的
使我们望见、经临
甚至以生命来证实
造物赐予的品质
让我们的良心
无法走近,这花上田野的风
以及神,袭上我们心头的
那一抹天籁


十六:下架或上市,一来二去


阳光或月光
在人间总容易穿针引线
一个空洞,两端都没有人
而忌日,还在刻板的守候
蹲在7月最脚底的部分
车来了,日子呀,该上还得上

坐在水的涟漪里,在时间上
似乎在安排什么
摆忙的脚步
都是肉铺在案板
战斗啊,人类的事情又
岂能避免
太阳的窗纱其实早就撕裂了
虫蚁呀,面对着秋日
一些日历潮湿,一些日历已经发霉了

十七:看好自己,命的身份在中国

始终把握自己
户内和户外的,一切有着自身的步骤
一两只蚊蝇可能都是事儿
不小心,一张日历就把你丢掉
近一段时间的泰国游
一些帆船入选了
泰国也没有料到
水浪的作用,华人在海里送走了那么多


岁月是折叠的
有了一定的弹性之后
世俗的路,或许就少了一份伤口
贫穷,有一种本质是不容易放走自己
土地也就会丢
命,就留在黄土地
扎实
也心宽
_________________
通联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老钱局胡同甲18号北京客运段高铁公寓
邮政编码:100005

杨世民(收)
手机:1369366318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