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界动向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红高粱文学》总第1期:张光国长篇小说《沙僧别传》节选(第一章1至20节)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诗人与诗



加入时间: 2012/02/15
文章: 526

文章时间: 2017-10-21 周六, 上午5:24    标题: 《红高粱文学》总第1期:张光国长篇小说《沙僧别传》节选(第一章1至20节) 引用回复

《红高粱文学》总第1期:张光国长篇小说《沙僧别传》节选(第一章1至20节)


沙僧别传

张光国 著


第一章
 
沙僧情丝千千结



  佛曰:
  起念断然有爱,
  留情必然生灾。
  灵明何事辩三台?
  行满自归元海。
  不论成仙成佛,
  须从个里安排。
  清清净净绝尘埃,
  果正飞升正果。
  在保护唐僧西天取经的漫漫征程中,沙僧无时不刻地在思讨这样的佛家真言。
  五百年前,沙僧的前身是东汉末年一代名臣杨续。杨续文武双全,功绩卓越,曾经威名天下。
  沙僧者,杨续也。造化开了多大的玩笑?!



  梦中,沙僧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夕阳如血。
  秋风飒飒。
  黄叶飘零。
  突然,一个恶魔劈头向他扑来。看那厢怎生长相?身如灯塔,狮头豹脸,眼如灯笼,口似血盆。沙僧惊吼一声,从他眼中幻化出杨大将军。只见杨续腾空而起,一对龙凤宝剑挽起无数剑花……
  五百年前。
  南阳城下。
  贼兵如云般卷来。百姓惊恐万分,老弱妇幼哭声动天。
  太守杨续伫立于城门楼下,年轻刚毅的脸膛上泛起了浓浓的杀气。他向传令官吼道:“开门!迎战!”
  城门“哐啷”一声大开。
  两千精壮骑兵从城门洞里涌出。一时间战马烈烈,杀声震天。
  杨续将一对龙凤宝剑挥舞得出神入化,剑光在敌阵中如腊月飞雪。中剑者纷纷倒地,鬼哭狼嚎之声此起彼伏,在狰狞的战火之中熊熊燃烧。



  “阿弥陀佛──,那可是一场血腥之战。”沙僧喃喃自语道。
  南阳之战,是杨续率部下与黄巾军展开的一场恶战,共斩杀贼兵一万余人,最终使南阳郡界内得以平定,而他带出的两千将士也十之八九没能活着跟他回去。
  想起那场血战以及阵亡的将士,沙僧就在心里念起《度亡经》、《金刚经》、《法华经》和《孔雀经》。
  战争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月明风清,南阳城内的万家灯火就象银河里的点点繁星。
  张天师法驾光临,连连称赞杨续对邪道的诛灭。
  张天师说道:“续儿,我们正一道与太平道势不两立,水火不容。鉴于此次事功,特擢升你为大祭酒,助我统领一切教众,以弘扬我教,广大我门户!”
  杨续长跪及地,说道:“多谢师父栽培!”
  张天师扶起杨续,缓缓地说道:“现在我传你六十四式阴阳风雷剑法。”



  张天师俗名张鲁,是道教开山祖师张道陵之孙、天师教的第三代传人。张道陵天师在四川鹤鸣山修道升天成仙,在天宫四大天师中位居首席。到了张鲁这一代,天师教或曰正一道得到了极大的发扬广大,许多豪门子弟也加入其中,一则是为了练就超人的武功,二则是为了学得飞升之术,得道成仙,以免遭轮回之苦。五百年前沙僧的前身杨续就是其中的一员。杨续祖上七代都是食两千石以上级别的公卿或校尉。他的祖父杨侵是汉安帝时的司隶校尉,而他的父亲杨儒是汉恒帝时的太常,他则因是忠臣的后代一出生就被授予了郎中的官职。
  张天师共收有七首徒,人称“正一七星”,而杨续则是七星之首。他已经从师父那儿获得了龙凤宝剑,而现在师父又要传授本教的至高武学阴阳风雷剑法,你说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张天师脚踏八卦方位,以指代剑,演练起阴阳风雷剑法来。刹那间风起云涌,隐隐雷声从天而来。一顿饭的工夫,六十四式风雷剑法演练完毕,张天师收式立定,满脸红光,仙衣飘荡,实乃真人也。
  杨续观后对剑法已经了然于心,只见他双剑一挥,六十四式风雷剑滚滚而来。风雷声中,剑光闪闪,在他周围十余丈的范围内形成了由剑气所构成的天罗地网。
  “好!好!”张天师在一旁连连称赞道。
  待杨续收剑以后,张天师说道:“续儿,你的剑法已经练成了,只是欠点火候,今后多加练习就行了。如今南阳贼兵已退,妖道张角在冀州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现已逃往太白山,由于为师要去瑶池赴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所以就让你带领你师妹和众师弟去诛此妖道。”



  “沙师弟,走到水洼里去了!”孙悟空在一旁叫到。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沙僧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刚才在沙僧的脑海中显现出一个美丽少女的身影,她天姿丽质,霓衣飞扬。她正是沙僧五百年前的师妹张玉凤。
  五百年前。
  杨续与师妹玉凤和六个师弟与妖道张角及他的三个弟子对峙于太白山之乱石岭上。
  西天的火烧云给乱石岭抹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色。
  刹那间,阴风四起,飞沙走石。一场恶战开始了。
  张角的两个弟子中剑身亡。杨续的五个师弟和师妹也受伤倒地。只有二师弟刘佶仍在坚持用他的两仪醉剑剑法与张角的大弟子飞天将军马云龙艰难地游斗。
  这时,妖道张角在一块巨石上疯狂地做起法来。
  说时迟,那时快,杨续的阴阳风雷剑发动起来了。张角在巨石上左躲右闪,狼狈不堪。杨续一招“观音指路”破了张角的法术。张角倒在巨石上,“噗嗤”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杨续剑身合一,飞身过去一把抓住了张角。
  “休要害我师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怒吼,“否则我要了你师妹的小命!”



  “如果让我替玉凤去死,我也会心甘情愿的。”沙僧自言自语道,“可是五百年过去了,她又在哪儿呢?”
  五百年前。
  太白山乱石岭。
  恶战一下子停顿了下来。打斗中伤亡者的鲜血染红了乱石岭上的一块块巨石。一只老鸹向西飞去,发出了一连串“啊——啊——”的怪叫。
  在不远处的怪松之下,马云龙正把他的兵刃方天画戟紧紧地压在玉凤的脖子上,一道鲜血正从她的嘴角淌了出来。
  “快快住手!放下我师妹!”杨续血脉喷涨,一颗心差点儿就要从胸膛里跳将出来。
  马云龙吼道:“放了我师父,让我们平平安安地离开,我就放了这小妮子!否则……”
  “师哥,快杀了那妖道!”玉凤大声叫道,“要不,我爹爹回来会怪罪你的。”



  师父的家法与唐僧对待悟空师兄的法子可真是如出一辙。沙僧在心里暗暗苦笑。
  这大唐王朝向西天取经的师父唐玄奘,虽然前身是佛祖如来的二弟子金禅子,可如今是肉胎凡身,没甚法术,只是靠南海观世音菩萨给他收的三个徒弟开山辟路,降妖除魔。所以对于我这个曾经大闹天宫不大服约束的大师兄孙悟空,他就只好多念金箍咒,甚至有时到了孬好不分不顺心就念的地步,真是严过头了!而我五百年前的师父张天师则有一条叫人喘不过气来的教规:完不成他交代的任务,不管是谁,法杖三百,除去十年修为。
  沙僧仿佛又看到了师妹玉凤那绝望的眼神。
  杨续用凤剑顶在张角的咽喉之下,反腕将龙剑指向马云龙,历声喝道:“放了我师妹,我就放你们走,不然的话,大家都同归于尽!”
  “你可要说话算话。”马云龙狞笑道。
  “我杨续闯荡江湖多年,谁说我不守信用?!”杨续吼道:“快放了我师妹!你们快走!”
  只见马云龙飞身而起,在丢开玉凤的同时跃上那块巨石,抱起他的师父张角便转身投入太白山之中,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玉凤!”杨续飞身落于师妹身旁,一把抱住了她。



  在西天取经的路上,沙僧经常想起张天师的“龙虎神丹”。
  那“龙虎神丹”是天师教始祖张道陵炼成的丹药。张道陵在成仙之前,曾经与他的徒弟王长遍游神州。一日他们到达了江西织绵山,在那儿得到了一张炼丹秘方,遂依法炼制。炼丹时,第一日红光满室,第二日五云蒸鼎,第三日大功告成,龙虎现形,守护丹炉。因此那炼就的丹药就被命名曰“龙虎神丹”,它集天下药物之精华,有包治百病之功效。
  在那次太白山之役中可是多亏了“龙虎神丹”啊!
  杨续把师妹玉凤揽到怀里,发现她伤势甚重,危在旦夕,于是他掏出了“龙虎神丹”,扒开她的嘴,硬是给她塞了进去,而后用右掌顶住她的后背,将一股温暖绵长的内力给她输送了进去。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工夫,玉凤醒转过来,她瞧着大师兄,两行清泪沿着她那因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的脸颊淌了下来。
师兄妹俩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五百年后的沙僧仍然忘不了那个阴冷凄凉的太白山秋夜。
  待杨续救起师妹与五个重伤一个轻伤的师弟,夜已深沉。只听那秋风更紧,天又淅淅漓漓地下起雨来。
  他们师兄妹八人相互搀扶着走下乱石岭。
  几声哀猿哭啼在秋雨中荡来荡去。
  玉凤,玉凤,如今你在哪儿呢?
  大漠远处升起了一道笔直的孤烟,将西行的师徒四人定格成为一幅何等凄凉的流动画面!
  沙僧抬起头,发现了那道浓烟,它在空旷苍凉的沙漠上空慢慢地向四周扩散开去。一张熟悉的面孔仿佛在那道孤烟中淡出,在他的眼眸里慢慢地化成了甜甜的笑靥。
  那不是玉凤么?



  “松山云缭绕,萍路水分离。
  云去有归日,水分无合时。
  春芳役双眼,春色柔四支。
  杨柳织别愁,千条万条丝。”
  从冥冥宇宙中传来了一首抑郁凄惋的曲子,它使得挑担的沙僧驻足四下里张望。
  这是一首似曾相识的透彻心灵的曲子。它使沙僧的心窍处发出了揪心的疼痛,勾起了他对五百年前人事的回忆。
  杨续放走妖道张角使师父张鲁大大地恼火。张天师不听众人的苦苦求情,对他严加惩罚,法杖三百,废去了他十年的道家修为与功力。
  仲秋之夜。
  一轮圆月大如金盘,慢慢地从东山升起,渐渐地变得皎洁如玉,将万道银辉撒向人间。
  青城山,道家第五大洞天。
  天然阁中,玉凤瞧着大师兄杨续那张憔悴的脸,从竹篮里拿出盛有用百年灵芝、人参熬成的药汤的汤碗,端到他的面前。
  “师哥,你快趁热喝了吧!”
  杨续知道这汤是师妹冒着生命危险从青城山的绝峰上采得仙药后亲手做成的,能快速使他的功力得到恢复。他看着师妹的眼睛,不知说什么才好。
  灯光下,玉凤的脸上升起了两团红霞。


十一
  为什么沙僧想起五百年前的师妹玉凤就心窍疼痛呢?因为五百年前的相思使他的心窍处长出了一个母指般大小的灵瘤儿,使得他能与师妹产生一种心灵上的感应。也难怪造化使然,五百年来他几经转化,这般神灵的东西却总是没有祛除。
  正一道主张清心无为以修炼成仙,但并不是说要没有爱,也不主张修道之人不结婚。其实,爱才是宇宙万物生长的本原。试想世界之初,混沌一片,若不是盘古慈悲为怀,怎么会为我们开辟出这一方生活的乐园?后羿可谓有晓世之勇,能射下九日,为什么当嫦娥偷吃了仙药飞升奔月弃他而去时,他却并没有把月亮射下来?这不正说明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么?每当仲秋佳节,月亮会格外地亮。为什么呢?那是后悔的姮娥仙子嫦娥在使法术,让世间有情男女在皎洁的月光下相会呢。
  浩海无边,
  天地苍茫。
  朔风急,
  沙飞扬。
  西天取经何时了?
  还却自由身,
  寻凤归故乡。
  万般情结在心中淤积,沙僧真想大吼一声,高歌一曲《兰陵王》:
  恨之极,恨极消磨不得。苌弘事,人道后来,其血三年化为碧。郑人缓也泣:“吾父攻儒助墨。十年梦,沉痛化余,秋柏之间既为实。”
  相思重相忆。被怨结中肠,潜动精魄,望夫江上岩岩立。嗟一念中变,后期长绝。君看启母愤所激,又俄顷为石。难敌,最多力。甚一忿沉渊,精气为物,依然困斗牛磨角。便影入山骨,至今雕琢。寻思人世,只合化,梦中蝶。


十二
  青城天下幽。
  氤氲的云气从深涧中升腾而起,慢慢地向四方弥漫,最后将七十二峰都拥抱到自己怀中。偶尔几声子规的啼叫在山峦之间回响。
  玉凤扶大师兄躺下,仍不肯离去。她坐到窗下的小凳上,幽幽地想着心事儿。
  “玉凤,给我弹支曲子听,好么?”杨续央求师妹道。
  “好呀!”玉凤欢快地站起身,拿出瑶琴来。
  一声琴响,打破了青城山寂静的月夜。
  淙淙的琴声连绵不断地响起来了。那琴声似小溪淌过人的心田,小溪中水草青青,柔弱的小叶儿在水中轻轻地摇摆,几条小鱼在水面上探头探脑,轻松愉快地吐着小水泡儿。一会儿又是阳光明媚,千万条五光十色的光带透过树梢儿撒落到开满野花的草地上。几只白白的小野兔儿正在悠然自得地啃着从草丛间冒出来的嫩嫩的蘑菇。山坡上鲜花盛开,百芳争艳,万紫千红。红红的裙裾在花丛中飞舞,就象一只美丽的大蝴蝶,欢笑声在花丛中穿梭,俊美的笑靥在阳光下更加灿烂……
  那不是师妹玉凤么?
  玉凤,玉凤——


十三
  五百年来,几经转化,沙僧已经变得相当内敛,甚至于有点木纳了。在性情上,今日的沙僧与五百年前的大将军杨续相比已有了天壤之别。
  在这行路艰难、枯燥无比的取经路上,正是五百年前的那段与师妹玉凤相处的快乐时光使沙僧心中不时泛起欢乐的涟漪。
  在漫漫西行的路上,沙僧总喜欢在心里自言自语:
  我虽然不说——他不愿意说,依他如今的心性他也不会说,当然他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可是打心里我能理解师父唐僧守身如玉不近女色。因为师父前身就是如来佛祖的二弟子,而且下凡投生时,他父亲唐朝状元陈光慈已遇害身亡,他母亲为生下他而屈嫁其杀夫仇人,生下他之后又不敢养育,只得将他放在水中让他听由天命,他被水送到金山寺脚下,叫光明和尚收下,成为佛门弟子,真可谓根红苗正也!而他又一心向佛,所以有艳遇没艳情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是我对二师兄猪八戒呢,却多少有那么点儿感冒。这猪兄打胎里就是个风流种子!在西天取经的路上一有困难就想回高老庄那个安乐窝,真真是非大男人之行径也!而且,对于女人他是见一个爱一个,好象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为他老猪准备的似的。如果我高老庄上的嫂子真地今后能与我这用情不专的二师兄过日子,只不知她一年之中有三百几十天独守空房呢?!如果这猪哥在五百年前让我碰上,我真会当他是采花大盗,全力以赴将他擒拿呢!


十四
  五百年前。
东汉京都洛阳。
  雨夜。
  狂风肆虐。电闪雷鸣。大雨如泼。
  从一家灯火通明的府第内传出了震天的婴儿啼哭声。那哭声盖过了天籁发出的一切声响。
  “少奶奶生了个小子儿!少奶奶生了个小子儿!”只听丫鬟们在兴高采烈地传诵着。
  风停了。
  雨歇了。
  一轮明月出现在稀稀拉拉的云层边上。
  这家的男主人是当朝的太常杨儒。在书房里苦等消息的他听到喜讯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望着窗外挂在天上的那轮明月,脸上露出了一丝儿笑容。
  他的夫人怀胎一年多才生下了这个男婴儿,叫他久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个孩子来自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注定会成为杨家历史上光耀门楣的人物。杨儒在心里高兴地寻思道。
  “府上大小人等每人送一个二十两银子的红包!”杨儒对身旁的管家吩咐道。
  “是!老爷!”只见这管家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书房,不一会儿这个好消息全府上都知道了,丫鬟、仆人、家将家丁们的脸上都乐得开了花。


十五
  这个新生儿就是沙僧五百年前的前身杨续。
  杨续可以说是含着银勺子来到世间的。因为杨家是东汉时的名门,祖上七代都有显赫功名。他的父亲给他起名杨续,字兴祖,为的是希望他能继承祖先的遗志,使杨家一门更加兴旺发达。而杨续也真是胎里有福,一出生就让皇上封了个郎中,食三百石,真可谓是托了祖宗的荫庇。
  杨续出生后的第二天。阳光普照。风和日丽。
  杨府沉浸在喜悦之中。上上下下,男女老少都象过节似地忙前忙后,乐得拢不上了嘴。
  此时,杨太常刚刚上完早朝后回到家中,还没在书房里坐稳,就听一家仆报告道:“老爷,一道长在大门口要求见您。”
  “快快有请,请他到客厅里就坐。”杨太常吩咐道。他也没有换上便装,穿着官服就起身到门口迎接。
  为何杨太常如此地殷勤?由于他是掌管礼仪的,因而对文化人特尊敬,而当时道教正蓬勃发展,而传道者在易理、方术诸方面都很有造诣,所以他一听有道长求见便忙出门迎接。
  一名道长在家仆的引导之下来到了客厅外。
  只见那道长身高八尺,青衣峨冠,两耳垂肩,双目慈祥,嘴角自然流露出一丝笑意,手持佛尘,自有一种温文尔雅的道家风范。
  “道长请。”杨太常拱手施礼。
  “贫道有礼了!”那道长还礼道,“贵府上昨夜里生的男孩儿与我道家有缘,贫道特来祝贺。”


十六
  杨太常听了这话着实吃惊不小。他慌忙把这位道长迎入客厅,吩咐丫鬟上茶,并给端上上等的点心与水果。
  “道长请用茶。”杨太常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道长来自何方仙山?”
  “贫道来自西蜀青城山。”那道长从容答道。
  “啊——,您是张天师?!”杨太常惊喜万分。由张道陵天师创立的天师教是中国最早的也是最有名的道家派别,传至张鲁这一代,天师教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发扬光大,被东汉的皇帝认定为国教。
  “正是贫道。”张鲁天师说道,“你家公子前世与贫道颇有渊源。所以贫道特地前来想收令郎为开门弟子。”
  “好。好。”杨太常欣喜之情跃于脸上,“能得道长之垂青是犬子天大的福份。”
  张天师左手持拂尘凌空一甩,右手手心向上一托,只见金光万道,从他的手心中幻化出一对龙凤宝剑来。
  好一双先天造化之宝剑!有诗作证:
  金星神炉铸灵物,千锤万炼始成功。
  龙腾金光映日月,凤舞祥云天边生。
  冷冷剑气摄人心,铮铮剑音断人魂。
  今日又遇英雄主,用尔创就一世名。
  张天师把剑放到桌子上,缓缓说道:“这是一对龙凤宝剑,是太上老君送给我教祖师爷的。今日赠送令郎,算作是见面礼。”他又从长袖中掏出一卷剑谱,递给杨太常,说道:“这是我教中的《玄天飞剑剑谱》,也送于令郎,希望他以后能时习之。”


十七
  大师兄孙悟空催促着大家快走,赶快到前边找一处落脚住宿的地方。
  沙僧挑着担子,飞身前行。当他的目光扫向西边的天空时,他被那自然的造化吸引住了。
  好美丽的晚霞呀!只见那西天的彩霞:
  拂拂生残晖,层层如裂绯。
  天风剪成片,疑作仙人衣。
  沙僧似乎看到一个少年在那万道霞光中舞弄着宝剑,由宝剑搅起的剑气形成了一股又一股金光闪闪的旋风。
  那少年正是沙僧五百年前的前身、东汉恒帝时太常杨儒的公子杨续。
  五百年前一个晚霞满天的傍晚。
  东汉京都洛阳城里太常府。
  五岁的公子杨续在他父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对龙凤宝剑。那双挂在墙上的宝剑突然间发出了龙吟之声,在一刹那之间,使整间书房布满了红光。
好剑!
  杨续拔剑在手,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打心底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
  杨续握剑踏步走出书房,来到庭院中。他信手一挥,两把宝剑在空中挽起了两串银白的剑花。只见他两足跃起,双臂舞动,剑光闪闪,剑气如惊涛骇浪般涌将起来。
  杨府上的丫鬟、仆人与家将、家丁们闻讯都聚拢过来,惊讶地嘴张得象一个个大大的“O”。少主人从小可没有学过剑术啊!
  闻讯赶来的杨太常与夫人站在人群中也都露出了惊讶而又开心的笑容。


十八
  杨太常家生了一个天才的公子。这是洛阳城里妇孺皆知的神话。
  那太常府上的公子杨续不仅对剑术有一种天生的熟稔,而且在四五岁时“六经”就能倒背如流。
  这个小公子在六岁时又得到了青城山张天师的亲自调教,所以人儿小小武功却已有了很高的造诣,天师教的玄天飞剑剑法已练到了八九成的火候。
  十岁以后,杨续就独自神游江湖,人送外号“飞剑小神童”。
  飞剑小神童杨续踏碧波,登名山,访神川,与天下游侠相识,跟四海豪杰结交,真真地增了很多的历练,长了很多的见识。自有诗云:
  神童神气壮,只身四方游。
  身佩龙凤剑,艺高逞雄威。
  血马任驰骋,正气贯乾坤。
  恶贼心胆战,义侠喜上眉。
  阳春岱岳游,金秋普陀宿。
  飞身弄双剑,长歌逐风回。
  前世斗恶魔,今生立伟业。
  祛除世上恶,倚剑碧云飞。


十九
  道教圣地、西蜀第一山青城山。
  太阳冉冉升起,将万道光芒撒向云烟缭绕的青城山。云雾渐渐地散开。松涛阵阵。溪水潺潺。晨鸟在欢快地鸣唱。几只小麋鹿在草儿青青的山坡上追逐着,快乐地奔跑着,跳跃着。
  从月沉湖畔传来了兵刃碰击的声音。
  只见一个舞单剑的红衣少女与一个舞双剑的青衣男子打斗在一起,不时从红衣少女口中传出连连的叫好声。
  那是天师教张天师的女儿张玉凤与她的大师兄杨续在比剑呢。
  杨续由于在太白山乱石岭放走了妖道张角而遭到师父张天师的严厉惩罚,但同于他本人功力、修为深厚,又经过师妹近两个月的悉心照料,给他服用了不计其数的灵丹宝药,近来已近复原了。
  这天天刚明,玉凤就跑来拉杨续出去练剑散心。所以两人就双双来到月沉湖边,比将起来。
  但见剑花朵朵,剑风阵阵,师兄妹俩你来我往,腾挪跳跃,一会儿便化成了一团红云与一团青烟,直引得鱼儿探头,百鸟来朝。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师妹二人停将下来,立身收剑,相视一笑。
  玉凤拉着大师兄的衣襟,拽他来到一块巨石边儿上坐下。
  玉凤的脸上又泛起了美丽的红霞。她盯着杨续的眼睛,轻声地问道:“师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么?”
  “好呀!你问什么我都会好好地回答的。”杨续认真地说道。
  “那,你说,你爱我么?”这句话刚一说出口,玉凤就羞得低下了头。


二十
  月沉湖畔,杨续凝视着师妹玉凤动人的眸子,一下子想起了嘉陵江边那个浓雾弥漫的秋日。
  在西天取经路上艰难跋涉的沙僧也忘不了五百年前那个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那一天在他五百年前的前身杨续的生命中掀起了新的波澜。
  少年杨续骑着小红马缓缓地沿着嘉陵江畔的山路迤俪南行。
  四下里静得出奇。空气中有一点点凉意。浓雾在江面上升腾,江上没有一桅帆船,只听见那江水咆哮着滚滚向南奔腾而去。
  突然,一阵阴风呼啸而来,雾气向四下里逃散,只听见一个小女孩一连串的呼救声迎风而来。
  杨续心里一惊,拍马向前快行,只见一个身着黄衣斜眼鹰鼻长须的中年男子左臂弯里挟着一个小女孩右手拎着一把娥眉刺迎面向他疾步而来。那小女孩在他的胳膊弯里拼命地挣扎着,一边不住声地呼救和怒骂。
  “呔!大胆狂徙,给你小爷站住!”杨续勒马怒喝道,从背后抽出龙凤宝剑,作出迎击的架式。
  那黄衣人闻声大吃了一惊,停下脚步,站住身子,当看清楚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儿时,他的心就放了下来,但看着小男孩儿的那种气派,又不由地生出一股怒火,狞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儿!”
  只听那小女孩儿直嚷嚷道:“师哥,救我!师哥,救我!”那小女孩儿约莫有六七岁光景,穿一身红色的衣服,两行泪水沿着她那红红的小腮帮儿淌了下来。
  杨续心中好生惊奇。这是打哪儿跑出来的师妹呢?而叫他更惊奇的是他好象在哪儿见过她呀。
  “快快放下她!”杨续大声吼道。
  “说得这么轻巧?小家伙,你还是别搪这趟子浑水了吧!”那黄衣人一边说道,一边恶狠狠地举起了娥眉刺。
  “我是青城山张天师的女儿。他是妖道,”那小女孩急道,“你快……”


【著者简介】张光国,笔名毓榕,1975年生于山东潍坊,1998年毕业于山东省曲阜师范大学,曾进修于鲁迅文学院,做过教师、编辑、记者、报社驻潍坊工作站站长、潍坊万众传媒总经理。系世界诗人协会、中国诗歌会、中国诗人协会名誉会长,《诗人与诗》、《文艺家》总编。创建诗人网(http://www.shirenwang.com/)、中国诗歌会网(http://www.cpa1932.com/)。对小诗的定义、内涵、外延及本质特征、特点特色进行了界定和论述,继承创新小诗、重塑小诗派、延展推动小诗运动;创建回归诗派,倡导回归真我、回归生活、回归诗歌;创建中国乐画诗派,倡导乐、画、诗的有机统一;创建中国山水诗派,继承、创新山水诗,以诗歌现场活动开创山水诗创作新局面;创建中国草原诗派,着力以草原题材为突破口和创作特色,挖掘一批优秀的草原诗歌,推介一批优秀的草原诗人,进一步推动诗歌的繁荣与发展,进一步增进诗人之间的联谊与交流;创建中国乡土田园诗派,倡导以乡土、田园为思想内核,进一步推动乡土田园诗的创作与发展。创办网络时代诗歌大展、网络时代诗歌节和孔子诗歌奖,创始诗人节(世界诗人节)、中国诗人大会、中国诗人峰会、红高粱诗会、红高粱笔会、中国诗文研讨会、中国作家诗人论坛、北海文艺沙龙、凤凰与白狼文学艺术沙龙以及中国诗歌展、中国诗人采风行、唐风宋韵•诗行天下、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中国山水诗人论坛暨中国山海诗会、中国敕勒歌草原诗会等一系列大型诗歌文学艺术研讨交流会议和采风活动。1999年发表小说处女作《杏花》,自1994年从事创作以来,已发表各类作品一百余万字,获得国家级、省市级等若干奖项。出版个人诗集《诗人与美人鱼》、《陶罐上的少女》,诗歌评论集《同凤凰与白狼一起吟唱》,诗话专著《黄鹤楼诗话》、《北海诗话》,长篇小说《沙僧别传》。策划出版长篇科幻小说《不明飞行》,学术专著《透析〈论语〉智慧》、《〈老子〉正道与当世迷途》等;编著《当代作家新势力文萃》、《当代中国作家名录》、《当代中国诗人名录》、《网诗诗典》、《中国优秀网络诗人》、《中国最佳诗选》以及文丛《北海文丛》、《北海诗稿》、《北海诗笺》、《网络时代作家诗人》等。



*** *** *** *** *** *** *** *** ***

  《红高粱文学》,将于2017年12月从总61期始改为纸质刊物,报纸型,大8开,8版,待条件成熟时将改为大16开杂志,不收取任何资费,一旦用稿,赠寄样刊,暂无稿酬。收稿邮箱:rsl2006@163.com。
  同等质量情况下,优先考虑选用会员和签约作家、诗人的作品,申请请联系上述邮箱。
  《红高粱文学》编委会正在组建中,编委和副主编要具备比较好的创作能力和成绩,有组稿荐稿权,需提供一定赞助,有意者请联系微信WPAZG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界动向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