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穿过二十四节气的情诗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野渡无香



加入时间: 2017/10/07
文章: 6

文章时间: 2017-10-09 周一, 上午9:24    标题: 穿过二十四节气的情诗 引用回复

立春(代题记)

是谁种下的羽毛
飞起来了,漫天的雨
把最后一片雪花挤落下来

背上湿润的行囊
从第一声鸟鸣开始
计算行程

不要问最后的归期
每一站,我都会在天空
种下你熟悉的花草和诗歌

每隔半月
记得轻轻念一遍我的名字
就会有风破译
我刻在你掌心的密码
次第绽放远方的气息
以及我们今生
永不凋零的爱情


雨水

第一行北去的大雁划过头顶
抖落一脸青色
隐忍了一个冬天的烟雨
绵绵而来

不要再站在阳台上
望着天空哭了
不然,会弄花了我今生
最美的青花瓷器


惊蛰

仿佛听到远方一声呼喊
风踉踉跄跄
扑来

潜伏了一个冬天
一树桃花终于忍不住
落下

此刻
你一定倚窗而立
一脸绯红


春分

山如浅黛紧锁你的眉
你的绿格子长裙从山间飘下来
惊醒了一地金灿灿的油菜花
挡住了我迷离的路

好在今夜之后
夜就会越来越瘦
最好瘦过院前那池春水
瘦过你小气的梦
一眼,望穿


清明

别又把心窝在身体里加班
带她到后院的菜地里去
像种子一样玩耍

不要惊讶
窗前飘落的一枚花瓣
那是我从远方寄来的火种
祭奠你情窦初开后的
第一次沉沦


谷雨

雨,一场接着一场
你迷离的眼泪把春天浇透
饱满的心事一朵接着一朵
悄悄从绿叶下探出头张望

静坐窗前
听子规啼血
掰着手指反复掐算
最后一把如丝的春天


立夏

含着欲望
一粒粒解开扣子
脱下最后一件单纯的外衣
向春天依依惜别

走出最初的柔软
我们的爱情十指紧扣
偷偷爬上四月的墙头
惊醒一路蔷薇


小满

一阵风从远方扑来
腰弯了下去
心紧贴在田野深处
打听远方的消息

你微微隆起的小腹
藏着一颗心跳
穿越千山万水
在麦地里与我的脉搏相逢
拥抱成一排排
深深浅浅的浪花


芒种

麦穗的光芒
刺痛了布谷鸟的声音
和一个慵懒的早晨

田野一路狂奔
我要赶在最后一棵麦穗回家之前
移植我们爱情的秧苗
等待内心升温一场火焰
焚烧发霉的雨

夏至

风把天空之门打开
一团火焰滚下来
点燃你的绿格子衣裙
以及隐藏身后的无数双眼睛

站在山峰与夕阳对峙
模拟焦急如焚的等待
健忘的时光却忘了提醒我
答应在天黑之前
和一曲蝉鸣想你


小暑

我和你的心事
早已不是秘密
几声焦躁的蛙鸣过后
就暴露在后院的半亩池塘里

鹰在高空无声盘旋
嫉妒的眼里喷出了火
点燃夏天所有的风


大暑

一场久旱重逢的雨
从西边侵入我内心
纵情泛滥,干渴的裂缝被淹没
塞满了发霉的野草

东边,此刻一定有一团莹火
爬在你窗前
牵着你漆黑潮湿的梦
走出闪亮的夏天


立秋

一定是你不经意的转身
惊起第一片梧桐叶
落入一乡蝉鸣

风悄悄翻了一下身
走在最前面的稻穗
开始吃力地弯腰
模仿你的样子


处暑

家乡的风往低处吹来
天空开始向高处撤退
北斗星依然固执
翘望着我来时的南方

沉甸甸的秋天
压弯了你健壮的腰身
临产的喜悦掩不住岁月
在我眼角爬行的几丝惆怅


白露

红衣落尽
天空又高了吧
后院那半池荷花谢了么
阳台上那钵半死不活的菊花
想开了吗

不要在阳台上站得太久
当心从黄河飘过来的风
卷走了你走神的手绢
打湿你病痛的眼睛


秋分

最后一声惊雷渐去渐远
长长的叹息将秋天的沉重
一刀两断,我再多的收获
也重不过你在那头的
一滴眼泪,或者怀里的
一声啼哭

风裹着秋雨袭来
思念如叶
零乱了天空


寒露

你的眼泪加重了呼吸
压弯秋草的声音
惊起了第一行
南迁的鸿雁

回乡之前
请允许我登上南坡
为你采一朵千年的秋菊
绽放消瘦的重阳


霜降

一定是你的眼泪
落下来
打湿去年的唇印
染红了最后一片秋衣

回忆,在一个深夜
凝结成霜
步履开始沉重
回家的路
好长


立冬

走到秋天的尽头
风开始露骨
卷走所有的收获
只留半树枯黄
摇晃我脚下的路

河流放慢了前行的脚步
路边的墙渐渐长高
家乡仿佛越走越远
只有偶尔从墙角飘来的
一绽梅香
让我倍感亲切和怀念


小雪

西伯利亚的寒潮
袭击了我瘦弱的梦

浅浅的白
像一层薄薄的纱
遮掩了菊花残留的白
窗台后的你美丽依然
藏着的忧伤
浅浅的白


大雪

雪越下越大
阻断了河流与家乡的对话
白茫茫的世界
白得没有边际
白得好小好小

位于这片白中
我匍匐向前的姿势
显得格外的大


冬至

白天以最快的速度
从天空的门缝一闪而过
冬天,就趁机溜了进来

我实在有些饿了
突然就想起了楼下
我们常去的那家花江狗肉馆
记得每次你都会说
真香,有温暖的味道


小寒

在最冷的时候想你
是一件最温暖的事
每一朵雪花
都像你调皮的眼睛

告别最后一群北飞的大雁
顶着凛冽的寒风
一路狂奔


大寒

爬过第二十四道墙
就能抵达你
枯瘦而温软的怀抱
久别的幸福就在眼前
我却迟迟不敢跨出
最后一步

一滴血
咬破嘴唇
抢先扑了出去

雪落无声
圣洁的白掩盖了所有的曾经
这是你想要的归宿
无所谓轮回
我们十指紧扣走向远方
不留痕迹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人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