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话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我们传统的现实定位与分析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新泽飞翔



加入时间: 2012/10/22
文章: 89

文章时间: 2017-1-09 周一, 下午4:36    标题: 我们传统的现实定位与分析 引用回复

我们传统的现实定位与分析



如果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发展状况比作高峰与低谷来看待,那么民族处于发展高峰位置的人,所看到与所认识到的传统,与民族处于长期低谷的,在存亡线上挣扎的人群所看到的传统是截然不同。可以说前者的传统是强者是胜者的传统,而后者的传统只是失败与末世者的传统。再具体一点的说:对于同一地域而言,一个站在高处的人与一个站在低处的人对于自我与现实以及身外世界的认知是截然不同乃至于相反的。那么我们也可以想到从一个弱势者的角度出发,所能回归到的只是一个失败与败势者的世界。

而这只能是人的处身与位置与所在的角度相关的问题。同此我们可以说:一个人所处在的位置,决定了他的视线与视角。我们还可以说:俯视传统的人与仰视传统的人,他们眼中的传统是完全不同的,这将在根本上表现为现实及文化精神的取向与架构的不同。

这里涉及到的就是我的反传统的真正的原因与内容,就是反抗与脱离开导致失败者的潜在精神心理的伪劣传统,而重新树立起我们强者的传统观与世界观。无疑这里我把两种传统区分为“正”与“伪”有着个人情感方面的原因,但人的选择何尝不是如此,所谓“趋善厌恶”“变被动为主动”,还因为着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得到,一种败世者的传统一直在笼罩与伤害着我们的精神与现实生活。

说到我们的历史传统,个人认为:明朝以后至今的几百年来,我们的以汉民族文化为主导的中华文明一直处于灭亡与毁灭的历史低谷,这几百年所能播撒与落下的就是一种失败者的精神心理与“文化断代”的文明异化之物。仰望历史的辉煌,人们无法理解的就是:历史上的汉文明为什么曾经如此辉煌,在这里却又为什么又会败象丛生!在这漫长的历史低谷地带,我们的民族心理与精神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改变。

而这种现实所导致的精神变化能否从强者与弱者的转化(传统与伪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碰撞),从它们的文化视角的发觉中得到合理的理解与解释。那么改变我们作为历史失败者的精神世界与文化自闭心理、认清两层不同的传统所导致的“世界”,显然对于我们要连接到哪一种传统是极其重要,也是需要认真对待与思考的。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文化传统的区分与脱离将是艰难的,难在一个弱势者的精神世界怎样才能改换成为一个强者的精神与心态。

另:有一种现实是中国的传统在日本与韩国得到的较好的保留,国内而言,却像是严重地“流失”了。我的一个理解就是:如同一个好的节目与游戏别人喜欢,把它保留出来,作为精神的娱乐节目,也是对于自己精神生活的一种丰富。但对于我们而言,却可能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传统就是我们本身,而认清自身不是靠意愿,而是需要视界与眼光的。具体而言,我们不能同时间具表演与欣赏者的身份与视角,就如同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身份与视角,从什么时候开始,悄然地发生了何种改变。

显然这里也存在着一个精神视角的问题,亦即是以现代人的视角来放松地看待传统与过去,还是退回到过去,去成为它的本身,而这将决定着我们对于传统的理解。逻辑的来看,传统事物是传统的组成部分,它们的关系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而不是自身被自身看待的关系,也即:传统对自己本身不是传统。从日本与韩国所“继承”与保留的是唐朝与明代的文化来看,还似乎说明着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强者才是值得欣赏与学习的,民族而言:强者才是有文化传统的。这里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不仅依据传统材料的改装重塑起我们的传统。这显然不是要我们紧紧抓住过去,而是在未来重塑现实的可以辉耀历史的辉煌。

另:所谓的抗日战争几乎是一场古代人与现代人的不对称的战争。近代的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就是当年的八国联军仅以区区两万人,打败了一个拥有近四万万(四亿)人口的曾经称雄于世的国家,使当时的满清封建王朝,面临了迅速而完全的崩溃、瓦解的历史命运。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并且使我们不得不重新打量我们的文明、传统与世界的距离。而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还是人的问题,一些抱残守缺靠装神弄鬼、靠封建迷信武装起来的“原始人”的抵抗(据考证仅当时在京的义和团就有二十多万人之众)能走多远?现实的贫困更多地对应着人的精神原因。现实与现实的差距也是精神对精神的差距。

记得有部似乎叫《勇者无敌》的电视剧的结局部分有这样一段话,是主人公对侵略者说的(大意):“假如有一天你们这些侵略者,再次侵略我们的国家,我们这些农民还会拿起枪把你们这些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国土。”在这些大义凛然的话的后面,我想到的是,我们为什么不去思考改变,而甘于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因为假如是一个有着强大现实与精神力量的国家,你别说是打我,就是对我有危险动作都是不允许的。什么样的国民将会有什么样的“世界”与民族命运,实现国民性的改造与自我改造,以适应未来的发展与民族强盛的需要也是必须的,一个枕于自闭的民族其前景是不会乐观的。

是我们该区分与认清传统的时候了,也是我们该考虑我们的新的传统该从何时何地开始的时候。还需要说明的是,传统是一种历史运动发展过程,它不是停滞不前的过去的某个点、某个面,而是一个有断裂、有连接的线形发展过程。它不是把旧的传统拿来整理或者修补修补,往前挪一下,就可以成为新的传统的,它的最好状态是不断地被刷新、被创造。

当代中国需要的是让科学成为我们传统的一部分。从文明发展的角度来看,科学首先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拆除、清除人的滋生蒙昧、无知以及陈旧腐朽的封建的(自我封闭)精神意识壁垒的设备与武器;是能够真理性地把握现实与未来的必备条件。但这不是要清除我们的传统,而是清理、打扫与纯洁历史传统的工作,是添加新鲜血液,也是实现肌体的自我更新要求的配方。



2016.12.01

---------------------------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当代诗话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