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正文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10-18 周五, 上午9:18    标题: 红叶

红叶

(1)
走进秋天的树林
简直就像走进了童话世界
万花筒里的五颜六色
除了青春血色之外,还有
瓦蓝瓦蓝的天空
清爽清爽的风
明亮明亮的阳光,以及
翠绿色的,金黄色的
还挂在树上的叶子
我双脚踩踏铺满树叶土地
仿佛走在天堂的路上
秋天的树林如此浪漫
我收获了季节赠于无限色彩
一个半生不熟的情怀
呵,该来的总会到来

(2)
秋天来了
树叶开始变红
变红的树叶红的像血
秋天的树
血的树叶
我看到树流淌着鲜血
滴到了地上
这是树的血
秋树流着鲜红的血
我踩着红叶
如同我踏着自已
曾经拥有过的
热烈迷人,但
已流尽了的
呵,青春的血

(3)
仿佛在梦里
一夜间一棵大树
挂满了红嘴唇
风一吹,风一吹呀
红嘴唇纷纷扬杨
我双手捧不住太多
红嘴唇
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也落在了
贾宝玉的身上

(4)
季节这把锤子
重重敲打在北方的树林
有些面不改色,有些怒发冲冠
近朱者赤?不,有些我行我素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那是雲霞

仿佛酒鬼在嘲笑不胜酒力的人群
这秋天里仙妖招展,服装盛宴
我青春的道具,不言弃的冷艳
未思考的变幻曲,开幕典礼的传单

不善言语羞怯人的脸颜,哦
你让人如此的嫉妒也让人羡慕
燃烧的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
无声无烟,把心掏出来
随时会被无情的风雨打落在地上
无人问津,是,或许不是

我在南方上学读书时曾向往香山
小时候我沒事经常在街边玩耍
一家小店卖些小铁器,看打铁
铁炉子烧着,打铁时,火花四溅
几十年过去,换汤换药,旧房却在

季节这把锤子
重重敲打在北方的树林
仿佛我又一次听到叮当叮当的打铁声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10-09 周三, 上午12:42    标题: 恐龙

恐龙

世上绝大多数动物
在人类出现之前早就存在了
它们不进化,有的甚至绝种了
比如恐龙,庞然大物,还会飞
这不是神话,现代人考古发现
这不像是否有外星人还有争议
恐龙曾活在地球上,有根有据
恐龙蛋,巨大的恐龙骨架我见过
可为什么突然灭绝呢?一个谜
百万年前诞生,上帝创造人之前
它们得不到神的保佑,要不
据说恐龙死于恐龙自已放的屁
信否?它们无天敌,繁殖过剩
简单地说,被自已放的臭屁熏死
或者,时逢饥荒,自相残杀而亡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30 周一, 上午1:04    标题: 暗光

暗光

没有人怀疑汉字是象形演绎而来
最简单的例子比如人,马,耳,口
“网”,古代织渔网,鸟字像乌鸦
十字与耶稣被钉十字架上无关联
“雨”,你看到的是天上下的雨点
而阴阳呢,白天与黑夜太阳与月亮
男人和女人,一正一负
阳是耳加日,阴是耳加月
你看到太阳的耳朵和月亮的耳朵了
白天到听的与夜间听到的有所不同
夜深人静你可感受到
轻歌漫舞或者鬼哭狼嚎
你看“光”字,哇,光芒四射
“暗”,日和音组成,太阳发出声音了
“暗”也表示弱的意思
弱的光线,不那么强不那么刺眼
让你看不清,微光好啦,光线短
光波的频率不高而已
世上看不见摸着的东西太多
空气,不过空气能被触及到的
生命的呼吸,风的拂动
人的视觉有限,有些存在的光
你的肉眼看不见的,我也如此,此乃“暗光”也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22 周日, 下午11:32    标题: 发光

发光

宇宙很神奇一点不假
莫名其妙,甚至不可思议
月亮和地球不发光
太阳发光但太热无生命存在
月亮上面黑乎乎寸草不生
还是地球好,因为大气层
我们有雨有水有草有鱼有肉
可地球就是不发光,除非
火山爆发,野火,闪电
以及文明人类发明了的电
在很深的海底,有些生物
见不到太阳光,那又如何
它们索性自已发光,照亮自已
我也发光,我发的是暗光
哈哈,你看不见摸不着的光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16 周一, 下午11:59    标题:

《雲题》

让我琢磨不透的
你是挂着还是浮着
是悬在还是贴在天上
肯定一点,你是
移动的,变化的
无常的,变色的
如人的表情之情绪
不高兴拉起脸来
阴阴沉沉的,有时
带来可怕的雷响和闪电
我喜欢你静静的
白白的一个美丽心情
把天空擦洗干净
将蓝天变的更蓝

《日记》

午后,天空晴朗
一团团白雲托起蓝天
白雲蓝天下我在河边散步

天上变幻悠哉的雲朵
时常引起我的胡思乱想
看那些雲朵的形状
有的像人马像狗狮子
躺着站着立着斜着
有的像鱼有的像鸟
游着跳着飞着停着
有的像馒头包子甜饼圈
圆圆的像性感的屁股
这些似乎都有人形容过
更多的像棉花棉絮
有谁在天上弹棉花做棉花糖

“那什么都不像的呢?”
“什么都不像的白雲最像白雲!”

这会儿我停了下来在手机上
将这瞎想记下
之后,开始往回走

“什么都不像的白雲最像白雲!”

《什么都不像的雲》

今天一整天下雨,我继续我的
什么都不像的雲,真的服了你
把阳光过滤变成乳白色的
原谅我,想起你的神仙大法
千军万马驰骋战场的情景
有时比真刀真枪还利害,你
可以把城市笼罩将大山吞没
在海边沙滩,在草原在河边
安逸的日子,让人想起你的白
想起你的变形金刚,变脸大王
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又销声匿迹
无论我地上还是乘飞机在天空
你如海一样辽阔,像浪一样的翻滚
一层又层的谜团,对,让人着迷
看不清辨不明犹如远方的恋人
多少影子,拉开帷幕,旋转木马
把太阳的颜色早晚演绎的呕心沥血
这还不够,我也看见你的蓝
一朵朵映在河面上的蔚蓝,今天
我像画家或者书法家大笔一挥
就是它了,你这什么都不像的雲
天地湿漉漉,若在冬天北方
想象中那一定会是一场大雪纷飞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11 周三, 上午4:36    标题: 名著

《百年孤独》

我下榻的厦门一家宾馆
有点与众不同,在一层
有一间图书室,不多书籍
供房客阅读,征得服务员许可
我借到世界名著《百年孤独》
这几天一直在观光旅游
哪来的孤独?国家5A景区
那可是人山海比天气还热
旅游结束我也草草地把书读完
感觉这本书像《红楼梦》
不同之处在于主人不是高官贵族
尙无突术的兴衰荣辱得失成败
唯有,战争迷信性爱野蛮传承几代
一串沉长的姓名让我无法记住
只记得故事发生的小镇叫马孔多
底层人的命运孤独一时无助一世
女主人活过百岁,老死而非孤独

《挪威的森林》

挪威,我没有去过
我大学的一位同学
我称她为旅行家,上个月刚去过
甲克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
我也未曾听过,挪威的森林
什么样的一片森林,我不甚清楚
近年诺贝尔文学奖热候选者
村上春树,久闻大名
他的《挪威的森林》也只是今天
我刚刚在飞机上读完
男女主人公渡边,直子,绿子
包括37岁作者当年写这本小说时
很可能都没去过挪威...

《老人与海》

终于把《老人与海》读完
现在我有话可说了
老人是孤独的
海也是孤独的
这孤独可止百年
老人爱海也爱魚
魚和海爱老人吗
何况海那么深那么辽阔
老人说魚我爱你但我要杀你
海能说什么魚又能说啥
更何况魚有那么品种
那杀人的鲨鱼
如同老人梦中的狮子

《远方》

海子的一些诗不能读
越读越让人心底荒凉
他说远方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那你还去远方干嘛
老实在老家呆着吧
你若到了远方
他又说了
“远方的幸福是多么痛苦”
呵呵,海子的远方
让人无法理解
让人无法抵达!

《法国中尉的女人》

人活到一定岁数你会觉得
世间万物为因文字而变虚
自古始,谁抽刀去斩断流水
还有虚设的矛与盾的故事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虚构的
虚构的坏女人战胜贵族男人
以及他的一桩婚事,奇怪否
小说原本就是虚假如同魔术
一道风景一行产业,鬼与神
无中生有,也可假戏成真
对于虚症,中医的疗法,䃼
心灵鸡汤就虚补,虚的也来钱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07 周六, 上午1:21    标题: 自招

自招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童年
感情中只能回味,本人而言
我确干过不少坏事,比如
掏过鸟窝,打过麻雀
田间钓过青蛙,挖过泥鳅
河里摸过鱼抓到螃蟹
嘘,绝对纯天然野味
印象中夜间跟人偷摘过李子
还有光屁股裸泳,打水战
地上拾烟蒂吸烟,发小聊天
丑事一箩筐,不觉得脸红
对过去乃自现在对快乐的经历
不瞒你说,我,不打自招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07 周六, 上午1:17    标题: 自题

自题

小时候
世界很大
我很小
长大了
世界依然很大
上了年纪
世界渐新鲜
我渐旧
不过
变老的我呀
从未指望
世界变小
变旧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01 周日, 下午10:52    标题: 和贵楼

和贵楼

一座土楼
坐落在南方的深山
就地取材土木型建筑
花费了一万五千两银子
五层一百四间房室
占地1547平方米
二百多年过去了
历经多少人间沧桑
多少风雨
土楼,我来了
随着观光的人流
我在想,该建筑的主人
一万多两银子从何得来
若埋在土里或存在银行
又将是怎样的情形
土楼,土楼,为什么
你土的不掉渣?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9-01 周日, 下午10:50    标题: 坝上草原

坝上草原

夏日的坝上草原除了草
还有矮小柳树和毛杨树
盛开红蓝黄紫色的野花
有鸟还有野鹿,小山坡
还有成群的牛羊和马
羊群像一朵朵白花镶嵌
点缀在绿茵色毛毯上
草原之上还有蓝天白雲
迎面而来轻爽的风
我们乘坐越野车,天边
乌云密布,一会儿下起大雨
阵雨过后,草原有水池洼
沼泽,还有大小不等湖泊
成群成队旅游车辆
有小镇还有宾馆,夜间
美丽英俊的草原轻年男女
欢歌笑语,有烟花篝火
有酒有肉还有星星和月亮
夏日的坝上草原除了草应有尽有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8-29 周四, 下午9:31    标题: 小巷

小巷

一条小巷我断断续续走过路过
几十时年有谁认真去记录
它的经历,有过多少变化
常住这有多少代人,小巷
拆了盖了,门面装修,几处
小卖铺,摆摊的商品与时跟进
石头街土墙木房,再到
水泥地水泥房楼房,未经翻新的
破旧的老宅,哦,文化重点保护
等等,这些就我而言其实无关紧要
今天我又经过这小巷,重要的
我还健在,记忆里的桃花人面还在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8-23 周五, 上午3:28    标题: 避暑山庄

避暑山庄

恕我直言,忙碌生计对世界各地
历史文化以及宗教浩海,我
未曾有过多的湿身也少有谋面
几天同友人游走一趟淸朝皇宫猎场御道
导游说:“承德,承康熙乾隆恩德”
承德人 “十月磨刀,二月宰人”
游人们摇身一变,皇上太子太后格格
中国历史皇家的居住行建筑
琉璃瓦屋顶,红墙,金黄龙凤旗袍
好比我年经时的相片觉得如明星样帅
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无法活在过去
每个人经历或多或少的宫廷风云,刺刺杀杀
可惜最后留下的大多一身空皮囊,唯有
康熙留下了错别字,留下了“避暑山庄”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8-16 周五, 下午5:15    标题: 安排

安排

又轮到季节的更替
从春天到秋天的中间
这样一个盛夏的停顿
一个久违的火一样的撕裂

想起南国那年等待的一场大雨

难以解读天边雲朵变幻的面容
仿佛总要等到秋后才有了结
年复一年,一切不断在成熟
一切是否经得起岁月折磨
更何况人心,铁石与温柔并存

听,习惯的雷声又响起了
大地又有了一场新的安排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8-07 周三, 下午12:50    标题: 草原题

草原题

夏日的草原
像一位初恋的女子
白雲是她的围巾
夜幕是她黛色的长发
太阳是她青春的脸庞
灿烂的微笑着
她羞涩早晚的霞光
那样的迷人
她有蓝天一样的
一颗纯粹的心
天青色的上衣
金黄的野花镶嵌着
深绿色的裙子被风吹动
羊群和奔跑的骏马
点缀着她蓝色的
湖水的大眼睛
她有青绿色的呼吸
起伏着青绿色的胸脯
青绿色的声音
青绿色的舞蹈
青绿色的体香
以及她青绿色的爱恋
呵,美丽的草原,我来迟了...
杨超翎
文章时间: 2019-8-04 周日, 上午5:28    标题: 人在旅途

人在旅途

大地上有我
无止境的山坡
无止境的树林
无止境的马路车辆
无止境的人流
无止境的建筑
无止境的田园劳作
尽管有些机械代理了人工
大地上有我
无止境的梦幻
我想说的是
苍茫大地有我无止境的情怀
如同这河流山川大海
无止境的波浪起伏
乘坐飞机我看见
天边无止境的雲朵
无止境的星光银河
让我忘却人间无止境疾苦
以及无止境美好的生活

Powered by phpBB © 2001,2002 phpBB Group